时事,关注>

不良事件屡有发生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该怎么做

记者 王立芳

2019-08-22 14:33:19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1,995 分享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王立芳)“00后女孩打赏主播65万”“海南12岁小学生打赏主播花掉环卫工母亲4万辛苦钱”......当前,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引发的不良事件屡有发生。那么,为了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成长,是否就应该将他们隔绝在网络世界之外呢?

8月20日,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针对网络沉迷、直播乱象等给未成年群体身心健康带来负面影响等现实问题,报告建议保护未成人群体不宜“一堵了之”,而是建立疏堵结合的网络保护体系。

立法保护不应“一刀切”

根据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向社会发布的《2018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报告》,截至去年7月31日,我国未成年网民规模达1.69亿,未成年人的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3.7%,明显高于同期全国人口57.7%的互联网普及率。

而在网络直播、短视频等近来深受网民青睐的媒体形式中,未成年人更是活跃用户。相关数据统计显示,在4.25亿网络直播用户中,青少年观看直播的比例达到45.2%。因此,如何在网络世界中对未成年人进行保护,成为我国未成年人保护立法政策改革的重点话题。·

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正在起草中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或设“网络保护”专章;国务院制定的专门规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法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已经公开征求过意见,有望今年发布;国家网信办也正在制定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对不满14周岁儿童的网络个人信息进行专门保护,且已向社会征求意见。   

目前网络直播、各类视频运营商对用户身份、内容往往缺乏严格的审核,导致其中内容良莠不齐,给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和价值观塑造都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因此很多人提出应禁止未成年人使用网络直播。

对此,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认为,在网络时代,儿童也有参与权,明确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不应以牺牲未成年人基本权利为代价。

依未成年人情况区别对待

报告指出,网络不是洪水猛兽,它带给未成年人的不仅有危险,也有机遇和快乐。专家表示,对于未成年人的网络直播、发视频等娱乐行为,监管重点应该是内容而非主体,建议在立法中不应一律禁止,而是区别对待。

具体建议为,对于14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尤其是16周岁以上以自己的劳动为主要生活来源的未成年人,由于他们已经具备一定的辨别能力,可以判断是否应授权他人使用其个人信息,同时也需要一个展示自我的舞台,所以应该赋予他们自主选择使用网络直播或播发视频的权利。

而对于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因其心智发展还不够成熟,缺乏一定的判断力,可允许其在父母同意或陪伴情况下使用相关服务,企业可采取技术措施屏蔽泄露隐私的内容。

联合国儿基会驻华代表处儿童保护项目官员苏文颖也不赞成在网络时代“一刀切”地禁止未成年人开直播。“家长在公共场合无法管理自己小孩的时候,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给孩子一个手机或平板电脑,这样孩子就会立刻安静下来。这个现象背后其实有很多教育学、心理学、亲子关系学上的问题,往往不是用一个简单的禁止接触网络方式就能解决的。”苏文颖表示,“一刀切”可能会影响许多未成年人利用直播平台发声、创造和表达的机会。成年人应该尊重未成年人在数字时代的创造力,相应的,也要通过更多细致周密的措施来帮助他们更好地实现。

行业探索疏导网络沉迷

目前多家短视频平台上线的“青少年防沉迷系统”被认为是疏导未成年人网络沉迷的有益尝试。

今年3月28日,国家网信办指导组织抖音、快手、火山小视频等短视频平台试点上线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统”。在总结前期试点工作经验的基础上,国家网信办于5月底统筹指导西瓜视频、哔哩哔哩、梨视频等14家短视频平台,以及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PP视频等四家网络视频平台,统一上线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统”。

该系统的运行规则为,用户每日首次启动应用时,系统将进行弹窗提示,引导家长及青少年选择“青少年模式”。进入该模式后,用户的使用时段、服务功能、在线时长均受到限制,且只能访问青少年专属内容池。

“抖音用户进入青少年模式后,每日使用时长限定为累计40分钟,包括打赏、充值、提现、直播等功能不可使用。而且,用户会发现它的‘画风’变得完全不一样,我们对内容的设计方针是:让正式学习趣味化,让日常生活知识化,会把一些显性的、隐性的、课堂上的、书本外的一些信息、正向休闲类内容甚至是应试知识放到里面。”字节跳动平台责任研究中心执行总监刘志毅表示。

据刘志毅介绍,抖音还会定期发起青少年产品体验项目,邀请青少年做调研员,通过采访家长、同学,并结合自身的使用感受,对互联网上一些主要的应用进行调研,形成建议报告,作为抖音完善“青少年模式”的参考。

“我们需要去探索的,是怎么样让未成年人在互联网浪潮中找到一个比较健康、相对安全,同时又能有获得感的一种方式。”刘志毅表示。


责任编辑:孙瑞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