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业界须知>

化解农产品市场信息不对称,这位专家找到了有效路径

记者 朱梦秋

2019-08-16 16:21:28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1,961 分享

QQ截图20190816162038.jpg

资料图 图片来自CNSPHOTO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朱梦秋)谷贱伤农,谷贵伤末。

这句古话一语道破了市场供求信息滞后对于农业生产经营者的伤害。由于缺乏健全的农产品供求信息发布机制,我国分散的农业小生产者一直在“贵,一拥而上种;贱,不由分说砍”这个信息不对称的怪圈中徘徊。如何才能改变这一现状?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宋则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强调了农业数据监测的重要性,并创造性地提出了创建模拟仿真实验室的构想。

呼唤精准监测

“高质量的农业发展要从高质量的监测信息发布做起。”宋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政府对市场的调控需要依赖准确的市场数据信息,通过分析数据,将市场调控的重心从事后的被动跟进管理转变为事前的主动引导服务;另一方面,数据分析和发布本身对于稳定农产品市场具有无可替代的作用。在他看来,信息服务水平越高,其他调控手段就用得越少。信息统计分析和发布是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调控手段。

宋则将农产品数据信息分为三类,第一种是“过去时”数据信息,即反映已经发生的事实的滞后型信息;第二种是“现在时”数据信息,即反映刚刚发生或正在发生的事实的实时信息,例如本周、当日的肉蛋菜供求数量和价格;第三种是“将来时”数据信息,即可以有效预示未来状况的先导型信息,例如下一个肉蛋菜季的供求数量和价格。

我国的农产品市场主要依赖“过去时”和“现在时”信息,而这两种信息对于生产经营的预测帮助作用是最弱的。“相关机构只了解农产品过去和现在的价格、供求情况,却无法知晓现在的价格、供求会如何影响生产者下一步的行动。”宋则表示,当前市场上所谓的“最新供求价格数据”,在走完汇总上报、统计分析这些流程后,还未发布就已过时。而真正决定下一轮周期供求价格状况的许多生产者、经营者们,为赶季节、抢时令和抓先机,并不会停下来等,他们分散决策所形成的下一步行动早已根据自己的判断开始了。生产者、经营者在无法得到明确市场供求消息时,只能靠“赌”,种什么、卖什么随大流。

宋则认为,农产品市场调控的现实选择,只能是在加快提高农业生产和流通领域现代化、集约化、规模化、组织化水平的同时,实现数据统计分析方式和统计分析指标体系的彻底转变,建立以“将来时”数据指标为基础的先导型政府信息服务体系。

什么是反周期模拟仿真实验室

目前,“将来时”数据是缺乏的,其缺乏根源在于目前农产品市场监测调控方式陈旧落后,而创新农产品市场精准监测调控制度是大趋势。“创建农产品市场反周期模拟仿真实验室尚未破题,亟待有人捷足先登。”宋则说。

模拟仿真实验室通过严密地监测各项数据,可以超前掌握农产品市场长时间周期的规律性,做到对包括粮食、棉花、糖料等大宗农产品在内的价格波动“三年早知道”,对羊猪肉和生鲜农产品行情“三月早知道”。

“绝对消除市场波动几乎不可能,但只要抓住要领,认识其规律性,减少农产品市场一再出现大起大落是完全可能的。”宋则说。

除了提前预测价格周期,模拟仿真实验室还肩负着在自然灾害后为重建提供最佳方案的职责,为精准弥补极端灾害造成的损失提供科学合理的方案,避免资源的浪费。

当前,极端自然灾害发生的频率增加,这也增加了我国农产品生产流通环节的不确定性。在宋则看来,这种不确定性是可以预测的。他举了蜜蜂与农产品的例子,比如随着气候变暖,蜜蜂种群迅速减少,造成农作物花期授粉几率降低,这一事实可以成为预测粮食产量下降的因素之一。“随着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先进的应用处理技术能为农业生产预先给出针对性、精准化的局部防范措施,增强灾害到来之前的短期临报能力。”他说。

此外,他还表示,创建精准反周期模拟仿真实验室可以让农业生产告别大水漫灌的粗放式增长方式,给农民和其他市场经营主体吃下一颗“定心丸”,放心大胆地从事生产经营活动。

农产品信息的精准预测和充分披露能够有效抑制市场投机行为。“信息的滞后必然导致投机行为的产生,创建模拟仿真实验室,能提前将市场交易信息发布出来,可以有效遏制囤积居奇等过度投机行为,降低市场经营主体的盲目性。”宋则说。

模拟仿真实验室创建层面,可以根据具体承担的任务分为监测调控类实验室、科研院所创建探索类实验室等。各实验室根据需求实行多元化发展,引入合作竞争机制和互补机制,建立长周期和短时段、单项和综合、国内和国际多维度的联席会商机制。宋则还指出,创建多层次、多维度的实验室要注意防止不合理属地管辖弊端的出现,避免一哄而起、各行其是、单打独斗等情形。

模拟仿真实验室的创建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需要市场给予充分的试错空间。“理论假设的实验室创建再周密也承担不起难以界定的无限责任。”宋则表示,模拟仿真实验室在不断改进完善的过程中,需要社会给予宽容。同时,为了将损失降到最低,实验室应该主动担责,通过保险和再保险分散风险,创建合理的应急补偿缓冲机制。

责任编辑:唐砚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