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高科>

途歌创始人退出公司运营 共享汽车行业或进入洗牌期

记者 祖爽

2019-07-25 14:37:22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1,861 分享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祖爽)共享汽车的处境越发艰难。近日,汽车共享出行平台途歌因为公司法人、董事、监事悉数从工商备注中退出引起人们的关注。上个月,全球最大汽车共享品牌car2go也正式结束了在中国市场的汽车分时租赁运营,共享汽车行业或已进入洗牌期。

天眼查数据显示,7月22日,汽车共享出行平台途歌运营主体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创始人王利峰卸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经理职务,石玉莲接任。同时,王文梓等五人全部退出董事及监事行列,新增监事袁海亭。

背景资料显示,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是国内首家引导生活方式的汽车共享出行平台,主打汽车分时租赁服务。途歌主要在一线城市运营,旗下拥有奔驰Smart、宝马mini、雪铁龙、标致等多款服务车型。

据悉,途歌已完成六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真格基金、海纳亚洲创投基金、凯欣资本等。去年初,在完成2600万美元B+轮融资后,途歌宣布将加大对新能源电动汽车的运营投入。

但途歌的命运却在去年下半年发生了转折。在之前布局的北京、深圳、广州等一线城市,途歌出现用车困难、线下运维停滞等情况。年底时,途歌资金危机彻底爆发,用户押金无法正常退还,大量用户声讨途歌,网上甚至爆出一段途歌CEO王利峰被众多用户堵在北京市朝阳区六里屯派出所的视频。随后,途歌的财产遭到冻结。

无独有偶,戴姆勒旗下的汽车共享项目car2go也在今年发布声明称,car2go已暂停其在重庆的日常运营。car2go表示,自2016年car2go进入中国市场并开展汽车分时租赁服务,市场环境和客户需求都在不断发生变化,car2go将于今年6月30日正式结束在中国的汽车分时租赁服务。

car2go承诺,已采取具体的措施确保用户的押金和账户上的资金悉数返还。对于满足押金退还条件的会员,car2go已提前启动押金自动退还程序,确保押金能够尽快退回;对于在微信公众号“即行car2go”账户尚有余额的会员,car2go也已启动退还机制。

运营成本的增加以及行业的竞争激烈或是car2go最终退出中国市场的原因。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car2go使用的是奔驰smart车型,该车在保养及运营等方面投入的资金要比其他车高出很多,最高可差两倍之多。

此外,我国共享汽车市场竞争也十分激烈。目前仅在重庆,至少有九个品牌的共享汽车项目在运营,规模达到5000辆以上的品牌就有三家。

其他共享汽车企业的日子也不太好过。据媒体报道,日前,郑州、广州等地用户在黑猫等投诉平台反映盼达用车1000元押金难退的情况。据多名用户提供的盼达用车App退款截图,大部分用户的退款到账时间已经超过了盼达用车此前承诺的15个工作日。

2017年被称作共享汽车的元年。据中国商报记者统计,2017年上半年,共享汽车行业中仅小二租车、巴歌出行、一步用车和京鱼出行四家企业完成了新一轮融资,单家融资金额最高不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而进入2017年下半年,共享汽车领域的融资节奏明显加快,融资金额也逐渐增多。其中,PonyCar、Gofun、TOGO途歌等共享汽车品牌新一轮融资的金额都突破了1亿元人民币,PonyCar的C轮融资金额更是高达2.5亿元人民币。

在高速发展的同时,共享汽车行业的隐患也逐渐开始暴露,友友用车、EZZY等共享汽车企业的倒闭也凸显了行业存在的问题。据记者了解,目前共享汽车的盈利模式依然是“押金+消费”,市场上共享汽车的押金普遍在1500元以上,用车收费则按里程或用车时长计算。业内人士分析,这种“高押金低消费”的盈利模式难免会给企业带来资金短缺的问题。

不同于其他共享产品,共享汽车运营难度高且属于重资金项目。《2019年中国分时租赁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分时租赁成本投入主要包括车辆购置、运营网点建设、车辆保险投入的固定成本,以及车辆折损、停车费用、技术开发维护费用、车辆管理费用、用户端营销费用等运营成本,收入却几乎全部来自于车辆的租金。由于分时租赁本身的产品定位和用户运营策略,共享汽车的租赁价格几乎是网约车和出租车的一半,且订单又很大程度上受限于品牌规模,依照现有的商业模式,运营者很难达到收支平衡,并存续发展。此外,租车点的设置和停车问题也是共享汽车品牌在运营时需要解决的难点。

艾瑞咨询的一位分析师表示,伴随产业链重组的进行,整车制造商对出行服务的布局将进一步深入。在相关政策收紧、寡头尚未形成、市场开放性和容纳度较高的综合态势下,以传统汽车制造为主的资源型大厂商将逐渐从观望变为入局,而资源、资本各方面有所欠缺的小型玩家则面临退潮风险。

责任编辑:马文博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