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商业 > 正文

“你欠我的1400多万何时还” ofo第三次因欠款被起诉

核心提示: 日前,因“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将ofo小黄车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起诉至杭州市滨江区法院。

20180313103742706a

图片来自CNSPHOTO

有消息称,日前,因“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将ofo小黄车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起诉至杭州市滨江区法院。9月13日上午9点,该案开庭审理。奇怪的是,作为被告方ofo并没有露面,法院依法缺席审理。

审判长当庭宣布:“被告经本院送达开庭传票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34条、144条之规定,本院依法公开审理。”

对于这一判定,审判长解释说:“被告未到庭参加诉讼。但是他庭前就是向法院来打过电话,说会寄交书面的答辩状,但是现在书面答辩状还没有收到。他如果寄来了书面答辩状,就视为他是向法院做出了一个书面的答辩。

庭审中,原告方百世物流要求ofo方面支付310多万元的运输服务费用。当审判长询问310多万元费用如何计算得来时,原告代理律师表示:“这个费用是根据这份合同,是指干线的运费,包含了2017年的8月份、9月份、10月份、11月份、12月份的费用。其中12月份的费用已经支付掉了,就是说这个(310多万的)费用是包括2017年8月到11月期间的干线运输服务费用。”

此外,原告方代理律师还表示ofo方面整体拖欠了1400多万:“我们有六个合同同时签订,不仅提供干线,还有省内的运输和仓储服务等所有零部件的配送。”

百世物流方面还要求被告支付利息、证据保全公证费4000元,同时要求ofo方面退还10万元运输风险保证金。

经梳理发现,这已经是ofo面临的第三起供应商诉讼。8月底,因合同纠纷,上海凤凰自行车起诉ofo要求其支付货款6800多万元。在此之前,ofo还曾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遭到武汉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起诉,根据今年7月24号做出的裁判显示,法院冻结了东峡大通在北京某银行的112.9万元存款,冻结期限为1年。

这三起官司,归根结底都是ofo拖欠款项引起的。尽管ofo官方一再对外表示,公司不存在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但相关负面消息接二连三,这更让社会质疑,ofo是否面临资金链危机?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关于ofo资金紧张、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的说法,一直不断,有媒体报道:知情人士透露,ofo拖欠了天津飞鸽约1亿元货款,拖欠富士达货款超过3亿元。深圳一些规模较小的自行车生产商,因ofo拖欠货款,无力支撑运营,只能选择倒闭。今年8月末,上海凤凰也将ofo诉至法庭,要求赔付货款6800多万。

同时,ofo在海外的一些项目,也不断被曝撤出或暂停。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9月5日,就在ofo融资消息传出的当天,用户反映ofo退款困难,拨打客服电话无人应答。这也引发用户互相询问退押金的问题。

也许是为推动变现,ofo进行了一系列商业化探索,今年5月下旬,ofo开始发动员工售卖车身广告:单个城市起售门槛为100 辆,最低的价位是每月每辆车160元,加车轴部分的定制广告是2000元,都是最低一个月起订。同时,手机应用中也嵌入广告;8月份,ofo小黄车还上线“试听风暴”,即在官方App上线短视频广告业务,用户在开锁之前要先在App上看5秒钟视频广告。

说到资金链,就不得不说到ofo、滴滴和阿里之间的的复杂关系。

这个夏天,ofo已经多次传出将被滴滴全资收购的消息,收购金额一再降低,ofo联合创始人于信也多次出面否认。但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无论收购金额如何,ofo难逃卖身结局。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ofo宣布完成8.66亿美元E2-1轮融资,阿里领投,蚂蚁金服等机构跟投。ofo这轮融资采用了股权加债权的方式。据悉,此轮融资后,阿里系正式进入ofo董事会。今年2月,ofo先后两次将其共享单车作为抵押物,向阿里共计借款17.66亿元。

就在最近,有媒体报道称ofo获得一笔来自阿里的6000万元贷款以用于发工资,但遭到了ofo与阿里两方的辟谣。同时,滴滴相关负责人也于近期透露,滴滴从未在ofo融资或借款过程中使用过否决权,也没有发生过拒绝签字的情况;一直以来滴滴都支持ofo的股权或债券融资。滴滴和阿里巴巴是伙伴关系,都是ofo投资方,不存在“滴滴不表态致阿里借款未到账”的情况。

(综合自:蓝鲸TMT、中国之声、PConline)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