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商业 > 正文

上海创意让“老古董”成了新时尚

核心提示: 大英博物馆文创产品在网上的热销,在一定程度上应该归功于去年夏天,上海博物馆引进的特展“大英博物馆百物展——浓缩的世界史”。但是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在大英博物馆销售的衍生品中,一些是来自上海博物馆。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上海报道(记者 张仲超)被做成“你竟然打我”表情包的大英博物馆藏品——刘易斯棋子冰箱贴,现在是网友最想拥有的东西之一,在大英博物馆天猫旗舰店上架没多久,就被抢到断货。在大英博物馆文创产品叫好又叫座的背后,是一家上海民营公司——品源文华在推动。更令人意外的是,在大英博物馆里面销售的文创产品中,一些是来自上海博物馆。

大英博物馆

“点赞”上博文创产品

“上个月,上海出台‘扩大开放100条’,其中关于建设知识产权保护高地的内容,让我们感到振奋。比如‘制定《上海市重点商标保护名录》,突出涉外高知名度商标保护’。作为大英博物馆中国独家IP授权与运营方,我们对今后做好文化艺术相关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推广更加充满了信心。”品源文华CEO何一赞表示,从成熟市场的经验来看,如果一个城市的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就到了消费者对于文化、艺术等精神层面消费需求的爆发点,中国的许多城市早已过了这个标准线,因而对于文化艺术的消费就会出现激增。

大英博物馆文创产品在网上的热销,在一定程度上应该归功于去年夏天,上海博物馆引进的特展“大英博物馆百物展——浓缩的世界史”。但是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在大英博物馆销售的衍生品中,一些是来自上海博物馆。

“我们与大英博物馆很早就建立了联系。这几年,他们每年都会采购我们的瓷器工艺品、首饰盒等。”上海博物馆文创发展中心主任胡绪雯表示,“去年‘大英博物馆百物展’期间,磁性相框、胶带、钥匙扣、文身贴、T恤、书籍、饼干、巧克力……几乎覆盖吃穿用行的文创产品销售火爆,其中既有来自大英博物馆原汁原味的‘礼物’,也有上博文创团队历时半年精心筹备、设计开发的原创作品。”

胡绪雯特别提到了一款曲奇饼干,“我们曾经推出过一款埃及神人造型的曲奇饼干,运用了3D技术做模型,十分生动可爱,开幕式当晚,首批饼干就已经被一抢而空。展览期间,这款饼干继续火爆,就连不少大英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都买回去赠送给亲朋好友。”

据胡绪雯介绍,这款神人曲奇饼干之所以受到追捧,除了造型因素之外,在制作工艺上的精益求精也是重要原因,“我们除了最好的原料之外,更为重要的是增加了曲奇的厚度,从原先的1.1厘米,增加到了1.7厘米,这样就使得顾客在品尝时,口感更佳。”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上海全市博物馆开发的文创产品总数已超1.2万种,去年全年新开发文创产品1085种,文创产品年销售额逾4900万元。其中,上海博物馆仅在“大英博物馆藏百物展”举办期间就推出了芭丝特咖啡、饼干、文具、手袋等160余种文创产品,总销售额达1700万元,创下特展相关文创产品销售纪录。

保驾护航

寻找本土开发模式

据上海商务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份报告则显示,近年来上海商业在“强IP主题营销模式”方面已经有了不少积极探索,企业通过打造强IP,倡导一种生活方式,从而获得忠实的IP追随消费群体,为消费者提供更广范围内的体验式消费服务,实现消费场景化。统计显示,去年一年,全市各大商场、购物中心所举办的各类IP特展不下百场。

“今年,我们举行了‘海上文博’2018上海创意设计大赛,探索‘版权+设计’模式,把文化文物单位的‘藏品’和‘展品’变成‘商品’和‘产品’,从而加速博物馆文化的推广和传播。我们创新性地引入‘版权经纪人’模式,由版权局工作站对文物版权、再创作版权进行保护和利用。”胡绪雯介绍,4000多年前石家河文化的“神人”攀上桌角,成为守护婴幼儿安全的硅胶防撞角;明嘉靖景德镇窑五彩鱼藻罐上的图案,为童装设计注入了灵感等,都是此次大赛中脱颖而出的文创佳作。

胡绪雯特别提到,在今年上博计划举行的董其昌大展上,将会有一系列惊艳的文创产品推出,“在产品的设计以及开发过程中,我们特意去了董其昌的家乡——松江实地考察,并走访当地传统手工艺以及非遗,从中汲取灵感,我们希望通过此次尝试,寻找到上海本土文创产品开发的新模式。”

在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副院长、中华艺术宫副馆长金江波看来,大英博物馆文创产品叫好又叫座,显示出文创需要IP,才能更好转换为文化创意的内容和产品,“文创产业其实不是很长的慢热过程,或者孵化过程,只要找到好的途径,马上可以对接市场,关键是如何找准市场需求,这需要有很好的商业环境,而这恰恰是上海的长处,上海完全有可能成为文创领域的‘源头’。”

在海外,IP授权早已成为了一个成熟的行业,但在中国大陆,IP 授权市场还处于初级阶段,根据《2018中国品牌授权行业发展白皮书》的数据,2017年中国被授权商品零售额为747亿元,仅占全球份额的3%。

除了专利审批的“上海速度”,在“扩大开放100条”中,加快形成一套以加强司法保护为主导、行政保护协同的知识产权保护机制,统筹推进知识产权“严保护、大保护、快保护、同保护”的保护格局,建设开放共享、内外联动的高标准知识产权保护高地,为上海一流营商环境改善保驾护航。

今年6月,国家图书馆与上海自贸试验区管委会正式签署《国家图书馆与上海自贸试验区管委会战略合作协议》。上海自贸区的创意产品IP授权平台,将为图书馆与文创产业、图书资源与各个产业的融合搭建联通的桥梁,为中国文化的走出去铺设发展平台。

二次开发

助推品牌价值升级

“我们的产品与一般的文物衍生品不同,我们认为好的IP运营一定要有二次开发的过程,所以我们和国际顶级趋势公司合作,提前确定好明年的文化艺术IP潮流趋势,然后再到博物馆庞大的藏品库中去寻找合适的文物,经过二次开发,提炼出藏品故事和设计元素交给我们的客户。”何一赞说。

大英博物馆有八百万件藏品,目前在中国市场投放的文创产品仅涉及其中的不到400件,“我觉得相比动漫等领域的IP授权,文化艺术IP范围更广,而且针对的年龄层次也更加广泛,因而更具有市场潜力。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文化艺术IP授权正成为消费升级和品牌升级的助推器。”

在何一赞看来,大英博物馆文创产品成“网红”在预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去年5月,我们曾经与大英博物馆和天猫合作,在大英博物馆闭馆进行了网络直播,活动期间,天猫平台上的大英博物馆专页的线上访问量瞬间暴增到1900万人次。我们通过IP资产深度开发、商品授权与体验式零售、整合营销传递价值,让文化艺术商品逐渐摆脱了其原藏品的形态,越来越接近藏品的真正内涵,因而可以被大家接受。但是在网上销售如此火爆,还是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也为我们下一步开发产品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除了大英博物馆之外,品源文华还与英国国家美术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等世界级博物馆合作,但最令何一赞兴奋的还是与故宫博物院的合作,“目前,我们已经开始策划一系列选题,像让故宫‘海错图’遇上大英博物馆‘博物志’,中西珐琅等,通过这种中西文化上的交流和融合,来产生更多的‘火花’。”

何一赞坦言,将公司总部放在上海,除了自己是一个上海人之外,更重要的还是看重目前上海正在着力打造卓越的全球城市,“文创产业其实是一个知识密集型的企业,上海对于人才的集聚效应,对于我们的发展非常重要。我们也期待着通过自己的努力,能为上海的文创发展做出贡献。”

记者手记

最值得伴随的朋友

如果说“朕知道了”,让人们开始将文创产品从装饰摆设变回了日用品。那么把“冷宫”“御膳房”匾额做成的冰箱贴贴到家里冰箱上,雍正御批“朕亦甚想你”印在折扇上,把“微服私访”行李牌挂在行李箱上,则让人们看到了文创产品不仅很实用,还能给人们生活带来情趣。

此次在网上热销的大英博物馆文创产品设计精巧、形象俏皮,并为顾客提供产品本身及相关文物真品的详细介绍。此外,产品售价也相对实惠,除去个别产品外,多数产品售价在百元以内,与市面上同类商品价格基本持平。

金江波认为,现在市场对于文创产品的追捧,实际上是在人们追求个性化生活方式下,艺术重新回到公众生活的体现。文化产品脱胎于艺术品,产品本身则是日常可用的物件。对于许多人来说,把藏品揣在兜里、拿在手上十分带劲,因而也促成了网上热销。当文创产品不再是装饰摆设,也许可以成为人们最值得伴随的朋友。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