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商业 > 正文

百度外卖代理商融合陷僵局 饿了么能否独善其身?

核心提示: 8月6日中午12点,北京市海淀区百度大厦楼下,7、8名头戴百度外卖红色帽子的代理商蹲坐在阴凉处。他们彼此间没有太多的交流,只是那样默默坐着,仿佛一切已是常态。

8月6日中午12点,北京市海淀区百度大厦楼下,7、8名头戴百度外卖红色帽子的代理商蹲坐在阴凉处。他们彼此间没有太多的交流,只是那样默默坐着,仿佛一切已是常态。因为是午休时段,进出大楼的百度职员不在少数。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会从代理商身边很平静地路过,但也有少部分人在路过时会随口问及身边的同事,“这些人是干嘛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本轮维权是从7月16日发起,而这已是代理商维权的第22天。除了休息日外,基本上每天都有人在此等候一个 “说法”。类似的事情,在去年10月也发生过。有维权的代理商代表向记者表示,此次前来维权的代理商中,既有前来索要退还保证金的,还有更多的代理商是希望百度外卖能对他们此前投入的“血汗钱”有个交代。

去年8月,饿了么正式宣布收购百度外卖;今年4月,阿里巴巴集团联合蚂蚁金服全资收购饿了么;8月2日,饿了么母公司“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更新的信息中显示,股东变更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此前包括邓高潮、张旭豪、汪渊和康嘉等在内的饿了么原股东均已不在其列。

受上述事件影响,国内的外卖市场格局在这仅一年多的时间中几经变化。但作为最早被收购的一方,那些曾经效力于百度外卖的代理商似乎并没有跟上企业后续发展的步伐。

“被遗忘”的代理商

8月的北京烈日当头,气温长期维持在27摄氏度以上,但对于在百度大厦楼下以静坐方式讨说法的百度外卖代理商来说,内心却是冰凉。原因无他,三大外卖平台之一的百度外卖已经被卖给了曾经的竞争对手饿了么,而他们在此前市场扩张期投入的十几万元乃至成百上千万元的成本,如今成了“本应承担的风险”。

“这是我们申请维权的第22天,刮风下雨顶着太阳都会来。从早上过来,一般都会待到下午5、6点。”来自山东的百度外卖代理商冯先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次维权是从7月16日开始的,而他本人除了周末休息日,基本上天天都会来这里“静坐”。

据了解,冯先生是百度外卖山东某县的代理商,在2017年6月时加入百度外卖。说起维权的原因,他表示,一方面是希望索要回自己被扣押的保证金,另一方面是希望能够问百度外卖要回因前期运营投入造成的损失。

据冯先生介绍,申请成为百度外卖代理商后,他向平台缴纳了8万元的质量保证金和16万元的运营保证金。目前,16万元的运营保证金已经收回,但从今年5月3日起申请退出百度外卖代理并索要质量保证金,截至目前仍然没有收到对方的打款。“原来的百度外卖的大区代理已经离职了,现在大区对接的人是从饿了么后调任过来的,虽然对方承诺打款,但总是一拖再拖,后续再去问基本就没有了回应。”冯先生表示。

类似的问题也发生在来自吉林某县的代理商王先生身上。根据王先生提供的此前与百度外卖签署的合作协议显示,王先生需缴纳5万元的质量保证金和13万元的运营保证金。目前,运营保证金的款项已经收到,但是质量保证金的问题始终未能解决。王先生称,因为此前更换了大区代理,新任的大区代理对于自己提出的问题基本上是“一问三不知”。

烧钱后遗症

实际上,在包括冯先生和王先生在内的维权代理商看来,刨除未返还的质量保证金不谈,自己的损失远不止于此。

“2017年的时候,家里那边基本没有百度外卖的影子,自己买电动车、招骑手、谈商家,才打下了一片市场。”冯先生称,他刚开始做代理商的时候,当地外卖市场订单分配占比基本是美团外卖占70%,饿了么占30%。但因为自己前期补贴投入大,他签下了不少独家商家资源,生意红火的时候,百度外卖的订单量在当地最多占到了60%。

冯先生透露,他个人的成本投入不下于100万元。同时他表示,在此次参与维权的200多家代理商中,自己的投入还算少的,还有投入上千万元的代理商。

一个县级代理商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前期投入?冯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表示,前期投入主要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包括线上补贴、物料费等在内的运营成本,另一部分是包括站点租金、骑手工资、电动车购置费等硬性成本。

据了解,在百度外卖与代理商的合作协议中,有一条是要求代理商先行缴纳的运营保证金,金额基本在10万元以上。所谓运营保证金,意思是指代理商只要在前三个月内投入等同金额的运营成本,3个月后平台方会将这笔运营保证金如数返还;如果代理商未按期完成上述指标,平台方面将扣除代理商10%或剩余全部的保证金,且有权与代理商解约。上述代理商王先生向记者解释,运营保证金投入的内容仅限于补贴和物料,不包括电动车购置、骑手工资等硬性成本。

就此来看,所谓的运营保证金,其实正是外卖市场前期烧钱拓荒时,被“烧”的那一部分。但对于这部分的资金投入,百度方面在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回复中称,百度外卖与百度外卖合作商之间为平等的商业伙伴关系,双方是基于自愿原则签订的业务代理协议,并基于代理协议进行业务合作往来及商业结算,需各自承担市场风险。

此外,饿了么在收购百度外卖时也曾表示,会尽量满足百度外卖代理商的合法权益,但做生意和做投资一样,入市就需要谨慎,其中可能有巨大的回报,也可能有巨大的损失,对于这件事饿了么和百度外卖意见一致。

竹篮打水一场空

实际上,代理商维权的问题从去年10月底就已经出现。对此,原饿了么CEO、现任董事长职位的张旭豪曾专门给出过承诺。

在去年11月举办的饿了么及百度外卖“未来物流”战略发布会上,张旭豪称,代理商的解决方案不是针对百度外卖,而是需要整个代理体系进行梳理和融合,最大的原则是公平公正,以服务市场份额优先的原则。代理商不分是百度外卖的还是饿了么的,会全部看作母公司拉扎斯集团的代理商。如果两边都有代理商,则采取强强联手,强强融合的方式,同时负责双品牌的运行。

“为什么不直接转变身份成为饿了么的代理商?”对于记者这样的问题,冯先生有些许无奈,他表示,“饿了么有自己的代理商,原来彼此都是竞争关系,现在为什么需要你?”

冯先生表示难以接受的是,饿了么宣布收购百度外卖是在去年8月,但在去年10月的时候,有商家向他反映称,百度外卖通过App向商家发出了一份授权书通知。通知书中提及,百度外卖平台将把商家的店铺信息,同步提交给饿了么平台。

“当时商家和我说,尽管授权书提供了同意和不同意两种选项,但如果选择不同意,平台就会停止向商家打款。”冯先生说,在签约商家中很多是自己费了很大劲,通过大量补贴投入才谈下来的独家资源,百度外卖直接向商家发出通知,这让他不能接受。

对此问题,根据猎云网此前报道中有代理商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当时的百度外卖运营体系负责人王建斌曾作出回应,称确实是由于工作失误所致,并及时下线了相关通知、停止平台商户共享工作。

在冯先生看来,将商家信息拱手让人,这对于代理商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大家都在抢商家资源,现在自己的商家信息导过去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去竞争?”冯先生称,也是从那以后,自己负责的代理区域百度外卖的订单量就在持续下降。

据了解,不论是冯先生还是王先生,他们的代理业务早于今年年初时就已经停运。“停运是不得已的选择”,王先生称,如果不把业务停掉,就算没有订单补贴,骑手的工资、站点的租金都还是要交,亏损只会更多。

说法矛盾陷僵局

这已经是代理商新一轮上门维权的第22天。事实上,此前百度集团已就百度外卖代理商维权事件给出了一份全面说明。说明中称,在外卖业务合并给饿了么之前,百度集团仅是百度外卖的投资方之一,不参与其日常运营,相关地方合作商与百度外卖之间的代理关系及具体的运营策略,与百度集团无直接关系。但对此说法,代理商们难以认可。

在与代理商的沟通方面,百度方面称,从2017年11月6日起,合作商人员多次到访百度,通过包括拉横幅、喊口号、冲击百度重要活动现场等,严重干扰了百度公司及周边的正常秩序。但在这长达八个月的百度外卖合作商聚众过程中,百度一直积极沟通,认真倾听合作商诉求。

而王先生则对记者表示,尽管他们的维权已经持续了20多天,但目前仍未有百度方面的当事人与他们进行对话。

百度与百度外卖的代理商们各执一词,其中真伪难以考证。但更关键的问题在于,百度外卖代理商提出的索赔诉求,究竟能否得到满足。

根据代理商们提供给记者的一份《请愿书》显示,代理商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够出面协调,通过成立调查小组,解决因百度行为造成的全国代理商亏损达10亿元的问题。但按照百度方面此前给出的“需各自承担市场风险”的说法,显然双方的意见也难以达成一致。此外,有第三方外卖平台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代理商的控诉或有些言过其实。

在相互的僵持过程中,将问题诉诸法院似乎成了最直接的解决办法。但在记者问及代理商是否已将问题诉诸法院时,有代理商表示,“已经有人在推动了,但什么时间。能有什么结果谁说的好呢。”

(原标题:百度外卖未了局:“被遗忘”的代理商)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