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医院“号贩子”治理不能变通走样

核心提示: 治理号贩子的好办法不是没有,缺乏的只是认真执行规则的意识与能力。

近日,有北京市民反映在中日友好医院产科建档挂号处看到多名号贩子,医院每日放出的10个建档初筛号被号贩子“垄断”,这些初筛号大部分被号贩子高价转卖给了需要建档的孕妇。记者在现场看到,挂号大厅里有多个号贩子在挂号机前排队,排不到号的孕妇家属只能向他们购买1000元一个的高价号。医院此前已采取多种手段试图杜绝号贩子,医院保卫处工作人员称会将情况汇报给派出所。

近年来,为了治理号贩子,在挂号方式上推出过不少“新举措”,譬如非急诊需预约挂号、开通网上挂号、看病实行实名制、将部分号源留给基层医疗机构等。这些挂号措施要么发挥了互联网的优势,要么带有先进的管理理念,要么与分级诊疗等医改措施相结合,具有前瞻性和创意,因此每个措施推出之初都曾被看好,认为治理号贩子又多了一大利器。

而相比之下,号贩子仍然保持着“老套路”,无非是靠“人肉”排队抢占号源,然后高价卖给患者。如果说号贩子也懂创新,那只不过是为了适应互联网挂号等新模式,将挂号大厅排队抢号变成了互联网上抢号而已,但总体而言,他们似乎一直保持着以不变应万变的做法。先进的手段治不了贩号的“老套路”,这是个耐人寻味的问题。

20121228335za

从理论上讲,这些挂号新举措的确称得上是治理号贩子的妙招。以看病实名制为例,假如每次挂号都必须落实实名制,帮亲人代挂号时还要验证患者与挂号者的关系,陌生人代患者挂号要格外留意,甚至可以干脆不允许陌生人代挂号。医生看病时也要对实名看病进行验证,一旦发现问题就果断地将号源作废。若能做到这一点,就足以让号贩子难以操作。

但看似管用的妙招在执行过程中总容易出现打“折扣”的情况,甚至会慢慢被“变通”。仍以挂号实名制为例,要求患者到场挂号很不现实,他人帮助代为挂号也难以避免,但挂号者的实名认证不认真,挂号者与患者的关系没有加以限定,号贩子就有了冒充患者亲友挂号的操作空间。“非急诊全部预约”可大幅压缩号贩子的操作空间,不少医院因此曾一度关闭了现场挂号窗口。可不少患者只认窗口挂号,部分医院又恢复了挂号窗口,导致号贩子又重新回到挂号大厅排队抢号。

由此看来,治理号贩子的好办法不是没有,缺乏的只是认真执行规则的意识与能力。每项新举措都可能引发新的不便甚至是问题,但这也许正是改革应该付出的代价,假如因此而搞折衷或变通,再管用的“新举措”也会制造出漏洞,号贩子就会迅速找到应对策略并卷土重来。(罗志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