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商业 > 正文

钱不好拿了,为何共享单车企业都“惨死”在C轮?

核心提示: 过去两年,数十家共享单车企业在资本的加持下短期内风生水起,又在资本抽离后,迅速销声匿迹。在共享单车企业站上风口背后,“C轮死”成为投资人绕不过去的魔咒。

随着共享模式的兴起,近两年出现了不少的共享模式企业,无论是上游投资圈还是下游用户数量都一片大热。但是随着市场选择和规则完善,越来越多的共享企业迎来寒冬,近日,小鸣单车运营方悦骑科技现任法定代表人关斌表示无力退还70万用户押金,接下来将就进行破产清算,让人唏嘘不已。

事实上,小鸣单车并非个例。过去两年,数十家共享单车企业在资本的加持下短期内风生水起,又在资本抽离后,迅速销声匿迹。在共享单车企业站上风口背后,“C轮死”成为投资人绕不过去的魔咒。清科数据显示,过去几年间,近九成的企业走不到C轮。那么,“C轮死”魔咒究竟该如何破解?

共享单车公益诉讼首案宣判

3月22日,全国第一例共享单车民事公益诉讼案在广州中院宣判,昔日明星共享单车企业——小鸣单车被判须按承诺向消费者退还押金,并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发表赔礼道歉声明。

据了解,小鸣单车此前累计收取用户押金金额为8亿元左右,累计用户数量为400多万人,截至目前已退还八成用户押金,尚有70万用户的押金未退还,这70多万用户中,明确在APP上申请退还押金的有50万名,另20余万用户尚未申请退还押金。

“在经营状况恶化过程中,公司仍在努力尝试寻求第三方融资合作、重组公司,但最终无果。”小鸣单车表示,由于无法再次获得投资人资金支持,不排除破产清算的可能。

2016年9月,小鸣单车获得冯涛、联创永宣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曾一度冲到行业前五的位置,创造了一个月内连续完成天使轮、A轮、B轮三轮融资的奇迹。随后,不到一年便被爆出了员工薪资纠纷的问题,此后更是陷入实控人“跑路”、供应商欠款、押金难退传闻的泥沼。

据央视3·15晚会报道,截至目前,合计有超过30家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倒闭,并留下了超过10亿元的押金退还难问题,包括明星共享单车企业小蓝单车、小鸣单车、酷骑单车、町町单车等。

“从去年6月份开始,小蓝单车仿佛受了诅咒,先是月初宣传事故,影响了一笔大融资和一次潜在并购机会。后来是资本市场急转直下,我跑遍了上百家基金,得到了无数关于产品和团队的称赞,但这一切都没有换来一笔资金。”去年11月,在总结小蓝单车倒下的原因时,小蓝单车创始人兼CEO李刚在公开信中表示。

如果只看目前共享单车一地鸡毛的情形,很难想象2016年共享单车的融资盛况:清科数据显示,仅2016年下半年,就至少有30家共享单车品牌加入激战,融资额超30亿元;入局资本多达30家,包括PE巨头高瓴资本、TPG德太投资、中信产业基金、华平投资,顶级VC红杉中国、经纬中国,知名天使创新工场、真格基金、金沙江创投等等。

“共享经济主要是拼商业模式、执行力,技术含量本身不是特别高,在风口刚起来的时候,整个行业还没起来,所有的项目都在融天使轮、A轮和B轮,到底谁最终能成为老大没人能确切地知道。在追求速度的时代,看到巨大的风口,很多投资人还没看懂就杀进来了。”有资深人士表示。

回顾过去五年的几轮超级风口,可以发现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强者恒强,弱者恒弱。2014年O2O大战成就了美团和大众点评,2015年网约车之争让滴滴成为出行巨头,2016年共享单车火拼之后,目前还在续写融资神话的,也只有摩拜和ofo小黄车。

而从摩拜、ofo的市场表现,以及小蓝、小鹿等共享单车企业的处境来看,行业内的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中小玩家的处境也越发令人担忧。

“C轮死”魔咒如何破解

和小鸣单车类似,倒在C轮融资之前的项目不在少数。所谓的“C轮死”,通常是指九成的B轮公司拿不到C轮融资,创业项目缺乏持久性。

“A轮和B轮是商业模式的探索阶段,而D轮商业模式则基本已经确立或者被验证,因此C轮是关键的时间节点,主要是商业模式的落地。”华南知名FA华峰资本CEO陈挺峰介绍。

陈挺峰认为,造成“C轮死”魔咒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部分投资机构盲目跟风,没有沉下心做价值研究、价值投资。在风口初期,大家一拥而上,后来却发现可能是一个伪风口,而此时主攻后期的投资机构也会看得很清楚,C轮便不再继续进入,这就产生了所谓的“C轮死”。二是C轮的关键在于商业模式是否能成功转化成变现模式。商业模式创新通常都有一个特点,特别是在互联网领域,没有现成的案例可以借鉴,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C轮是真刀真枪的事,投资人会更加注重财务数据、用户数据,目前来看,大部分变现模式都是停留在纸面阶段,还没有真正转化成用户的需求,也就很难让投资人买单。

“天使轮主要看团队,A轮主要看商业模式,B轮主要看产品,C轮就要看数据了。C轮之前,投资人可以对商业模式有无限的想象力,但经过一两年市场的检验,行业逐渐开始分化,所有的商业模式都已经被投资人了解。C轮融资阶段已经到了兑现当初商业计划书和承诺的时候,如果前期发展过程中业务能力没能跟上,被淘汰的几率就很大,C轮投资人要的是数据而不是情怀和故事。”张云鹏表示。

“3亿美元的估值,通常背后都要有千亿规模的市场来支撑,投资人至少需要能看到项目有机会在三年后长成一家30亿美元估值的公司。”陈挺峰表示,与A轮和B轮不同,C轮的金额相对较大,投资人对行业规模、投资回报的要求也更高。

“从全世界来看,中小企业的生存概率其实都不高,创投本身就是一个高风险行业,创投从来不失败反而不正常。”在张云鹏看来,投资机构的鱼龙混杂是造成“C轮死”魔咒的根本诱因。“不同机构命中率不一样,但优秀的机构往往更容易捕获‘独角兽’,也更容易破解‘C轮死’密码。”

此外,有业内人士曾就破解“C轮死”密码提出过五点建议:一是对估值保持一定的弹性,避免被虚假估值误导;二是确定性比估值更重要,建议给确定性和时间足够的折扣;三是在现金储备方面给C轮留出足够长的时间,在启动C轮融资前,应至少可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营一年左右的时间;四是尽量不给投资人排他期,宁肯在尽调之后给投资人一段时间的独家法律文件谈判期,也不给投资人独家尽调的排他期;五是不用怕站队,引入战略投资人不是坏事。

链接:

共享单车两大巨头融资历程:

ofo:

2015年10月,Pre-A轮,唯猎资本和东方弘道投资投资。

2016年1月,A轮,金沙江创投领投,东方弘道跟投2500万。

2016年8月,A+轮,真格基金、天使投资人王刚等共同提供A+轮融资。

2016年9月,B轮,完成经纬领投、金沙江、唯猎资本跟投数千万美元融资。

2016年10月,C轮系列,包括滴滴出行数千万美元C1轮战略投资,及美国对冲基金Coatue、小米等领投的C2轮投资,一共1.3亿美元。

2017年3月,D轮,此次融资由DST领投,滴滴、中信产业基金、经纬中国、Coatue、Atomico、新华联集团等机构跟投,总共4.5亿美元(约31亿元)。

2017年7月6日,E轮,本轮融资由阿里巴巴、弘毅投资和中信产业基金联合领投,滴滴出行和DST持续跟投,共超过7亿美元。

2018年3月13日,ofo宣布完成8.66亿美元的E2-1轮融资。本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

摩拜:

2015年10月,A轮,数百万美元,愉悦资本投资

2016年8月,B轮,数千万美元,熊猫资本、愉悦资本、创新工场投资。

2016年8月,B+轮,数千万美元,祥峰投资、创新工场投资。

2016年9月,C轮,1亿美元 红杉资本、高瓴资本等投资。

2016年10月,C+轮 高瓴资本、华平投资、腾讯 、红杉资本、启明创投、熊猫资本、贝塔斯曼、美团王兴等投资。

2017年1月,D轮,2.15 亿美元融资,腾讯、华平投资领投,新引入的战略和财务投资者包括携程 、华住、TPG等,红杉、高瓴等现有股东跟投。

2017年2月,D轮,新引入新加坡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 的股权投资。自今年1月初至今,摩拜单车累计融资额超过3亿美元。

2017年6月,E轮,6亿美元 由腾讯领投,新引入的战略和财务投资者包括交银国际、工银国际、Farallon Capital等重磅投资人;TPG、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高瓴资本等多家现有股东继续增持跟投本轮。华兴资本在本轮融资中继续为摩拜单车提供财务顾问服务。

(综合自:中国证券报、ZOL中关村在线、媒体训练营)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