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产经 > 正文

兽药给人壮阳 剂量惊人 假药泛滥亟待严管

核心提示: 假壮阳药害人毋庸置疑,国家也屡屡重拳打击,但暴利诱惑仍然让很多违法分子趋之若鹜。假药的泛滥,暴露出我国男性保健药品尤其是互联网医药市场亟待加强监管。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石荣标)给牲口催情的兽药,却用来给人壮阳;国内仅三家有权使用的企业,结果却“李鬼”肆虐;原本是严格控制的医药材料,却在互联网上随意买卖……假壮阳药害人毋庸置疑,国家也屡屡重拳打击,但暴利诱惑仍然让很多违法分子趋之若鹜。假药的泛滥,暴露出我国男性保健药品尤其是互联网医药市场亟待加强监管。

图片1

职业打假人士在山东南部某县购买的假药。

假药泛滥  害人不浅

辛未泯(化名)是一位职业医药打假人士,对医药行业的“门道” 尤其是假冒壮阳药的药理药效掌握地非常透彻,对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了如指掌。

开展医药职业打假,他说一是实在看不下去,二是有利可图,“医药不同于其他商品,假服装穿不死人,假烟抽不死人,但是假药,能吃死人。尤其是假冒的伟哥,吃完降压药之后又吃它的,必死无疑!何况国家允许十倍索赔。”

辛未泯告诉记者,2017年,鲁南地区某市的一名司法所长就因吃了降压药之后又吃了假冒的壮阳药而死亡,此事因涉丑闻不了了之。此前,媒体报道出来的假冒“伟哥”吃死人的案例就有很多,没报道的、不明就里死亡的都有。

“即便侥幸没吃死,这些假药也不能吃。因为这些假药对人体伤害极大,有极大的依赖性,吃过几次之后,人就完全丧失了生理自主功能。”辛未泯说。

而另一位江苏连云港的药店老板李素芸(化名)则告诉记者,前来购买此类男性保健品的多为年龄偏大的人,“一般都是晚上来买,基本是50岁以上的,偷偷摸摸畏畏缩缩,年轻人少有。这些人基本是生活条件稍好,关键是很多人还有高血压。”

图片3

辛未泯在山东南部某县购买的假药。

李素芸既是老板同时还是一位执业药师,名下有两家药店。执业药师的业务活动范围包括处方调剂、用药指导、药物治疗管理、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和健康宣教等,所以,她非常清楚假药对人体的危害。之所以自我揭丑自砸买卖,皆因良心未泯。

李素芸说,她们所销售的此类假药大多来自临沂和安徽六合医药批发市场,有的是熟悉的药贩子悄悄送来的。利润可观销量不错,药店往往难耐诱惑。

兽药医人  剂量惊人

辛未泯拎着几大包假药样品,这些假药外包装和名字很是猥琐暧昧,有“大力黑金刚”,有“蚁力神”,有“天下第一棒”,也有“黄金玛卡”,还有的颇有科技范儿,自称“海洋生物科技,给你动力”,名叫“G角燕胶囊蛋白”等,有的假药包装上还赫然印着演艺明星的头像,仿佛这些明星为其代言。这些都是辛未泯在鲁南某市的一个县城里购买的。

为了增加职业打假的权威性,辛未泯曾经拿着一些他买来的“壮阳药”找相关机构检测,结果发现,假药剂量惊人。

“不管是美国的‘万艾可’还是广州白云山的‘金戈’,还是常州亚邦药业的‘万菲乐’,每一粒含量都是25mg、50mg,最多的是100mg,用药剂量非常谨慎。但是这些假药的标注剂量是正规药品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假药作坊,剂量没个谱,就是含量高,但到底高多少,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生产工艺,就是大铁锨搅拌,然后手工压片或者灌装胶囊;检测方式,就是假药生产出来之后,给工人几百块钱,都是些小伙子,让他们出去找小姐试用。”辛未泯说。

辛未泯拿来的一款名叫“大力黑金刚”的假药上注明,其含量是9800mg,“黄金玛卡”和“蚁力神”的含量均是9900mg,比正规药品的最高含量高出了近百倍。辛未泯说,除了剂量高之外,更要命的是,这些假药在说明书上还误导消费者,有的在外包装上还特意标注着“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患者均可服用”。

“正规厂家的药是按一粒的剂量吃,假药的剂量,相当于当饭吃;正规的都有禁忌提示,告诉你服用过硝酸酯类药物的患者,禁止服用。硝酸酯类药物就是治疗高血压的。有些患者你不知道他是不是服用了降压药,一旦服了,再大剂量吃这些假药的话,那就必死无疑,这不是谋财害命嘛!”辛未泯还表示。

他还告诉记者,假药使用的枸橼酸西地那非清一色是从印度进口的,本来是给牲口催情使用,但是后来被这些黑心假药作坊用来给人吃了。这些都是假药害死人的根本原因。

网上交易  随意购买

国家对医药管控向来严格,生产贩卖假药都是犯罪,逮住都会判刑。国家食药总局也在2000年4月发布了《枸橼酸西地那非管理暂行规定》。既属犯罪,那么,假药作坊和黑心药店冒险制售假药,究竟有多大的利益驱使才铤而走险?假药原材料从何而来呢?

根据辛未泯的指点,记者很快在互联网上找到了大量销售枸橼酸西地那非的广告,除了标明是人用之外,广告上甚至连使用剂量等都进行了详细标注。

图片4

从这些销售商的公开信息和他们的公司注册信息来看,这些商家比较有规模的是湖北武汉的一家公司,也有是山东、河南、广东、陕西和江苏的,这些外省的企业很多是湖北武汉那家公司的分支机构或股份公司。

在互联网上,记者很随意就找到了众多枸橼酸西地那非的经销商,很容易就买到了产品。

根据广告上的电话,记者先后联系了多个商家。这些商家中,一家表示目前正值“3.15”期间,风声太紧,暂停销售,“节”后联系;另几家让记者随便找一个营业执照拍照发给他们,他们按照上面的名称打印一份格式合同,让记者盖上该企业的印章传回去后,“走个程序”即可发货。至于营业执照上的企业是干啥的,有无医药生产资质,卖出去的药物如何使用,则无所谓。

商家们清一色表示,他们销售的枸橼酸西地那非确定是人用药品,价格每千克450元,最高500元。记者很随意就从一家商户买来了500g,经动物实验,药物属实。

利润惊人  远胜贩毒

记者在互联网上买到了生产假冒壮阳药的原材料之后,又在一些药店很容易就买到了假冒的分装之后的成品壮阳药。这些假药名称五花八门,价格不一,10粒装一瓶最低30元,最高的135元。

李素芸说,这些假药成分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枸橼酸西地那非掺加的淀粉,仅是包装不同而已;而辛未泯则告诉记者,吃了这些假药之后,有的人会眼睛发绿甚至暂时失明,有的会次日头疼欲裂,当然,死亡的风险也极大。

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每粒含量100mg的话,每千克枸橼酸西地那非可生产假药1万粒,每粒成本仅为5分钱,每瓶10粒,加上外包装2元计算,售价30元,净利润可达12倍;如果换上5元成本的高档包装,每瓶135元计算,净利润会高达27倍。

我国刑法一百四十一条【生产、销售假药罪】:生产、销售假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采访中,中银律师事务所(青岛)主任刘中峰告诉记者,如果没有造成大面积中毒或者人员死亡,即便东窗事发,此类制售假药的犯罪人员最多也就是判个几年,风险系数较小,但其利润要远大于贩毒。

辛未泯告诉记者,除了巨大的利润诱惑之外,假药的存在也和个别地方的执法机关不作为或滥用职权有很大关系。采访中,辛未泯就因报案后鲁南地区某县食药局执法大队存在执法问题进行激烈争辩。

“我在药店买的,不管是保健品还是药品,产品都必须有备案,有批准文号,但是这几大袋子都没有,批号和生产厂址都是瞎编的,根本就查不着,是典型的假药。整个过程都有录音录像,但是这个县的食药局拼命保护这些药店,死活不去调查。不知他们之间有什么猫腻。”辛未泯说。

背景链接

枸橼酸西地那非,商品名“万艾可”,俗称“伟哥”。该药研发初衷用于治疗冠心病,临床实验发现它有使海绵体内平滑肌松弛,血液充盈的作用,种瓜得豆,于是就改变用途,作为治疗男性功能障碍(ED)的口服药使用了。

该药可收缩、增固毛细血管并降低其通透性,如果人在有规律或间断服用硝酸酯类药物(降压药)的基础上服用该药,将会造成患者血压突然下降危及生命。因此,美国心脏学院和美国心脏学会明确指出,24小时内使用过硝酸酯类药物者禁用西地那非。

2014年,美国辉瑞公司的该项专利权保护权到期,我国广州白云山医药、常州亚邦制药和河北常山药业三家药企先后获准使用枸橼酸西地那非生产治疗男性功能障碍(ED)的口服药。白云山医药的产品名为“金戈”,常州亚邦制药的产品名为“万菲乐”,河北常山药业的产品目前尚未面市。

何谓假药?《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禁止生产(包括配制,下同)、销售假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假药:1.药品所含成分与国家药品标准规定的成分不符的;2.以非药品冒充药品或者以他种药品冒充此种药品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药品按假药论处:1.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规定禁止使用的;2.依照本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依照本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3.变质的;4.被污染的;5.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6.所标明的适应症或者功能主治超出规定范围的。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