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獐子岛四万股民哭瞎背后 大股东却神机妙算增减自如

核心提示: 近两日,A股股市的“一蹶不振”让众多股民十分忐忑,而獐子岛的四万股民面对公司大量扇贝饿死的消息更是一脸懵。

t01a7d120dba91476c2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周子荑)近两日,A股股市的“一蹶不振”让众多股民十分忐忑,而獐子岛的四万股民面对公司大量扇贝饿死的消息更是一脸懵。面对连续的三个跌停,獐子岛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在一片质疑声中姗姗来迟。

中国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獐子岛对深交所的回复中包含了关于2017年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情况、存货的内部管理、存货核销办法、长短期贷款的偿还风险等诸多内容,但对于最关键的此前深交所问询的有关二股东减持的目的、二股东减持时是否知悉公司净利润将出现大额亏损、公司是否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人非经 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等问题却只字未提。

如此避重就轻的回答着实令人怀疑。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中国商报记者介绍说,獐子岛没有回答关键问询有两种可能,一是可能稍后回应,二是自认无法给予能避免被追问或可能被发现更多问题的回复。

而深交所的这个问询要追溯到獐子岛大股东在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发布前的火速减持。资料显示,2017年9月2日,獐子岛披露了第二大股东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的减持计划。2017年11月13日-12月19日,和岛一号基金分四笔卖出獐子岛股票199.85万股,套现逾1500万元。

紧接着,在2018年1月31日,獐子岛公布了2017年度业绩预告修正报告,预计2017年公司实现净利润亏损5.3亿元-7.2亿元,这和三季报中预计的全年9000万元-1.1亿元的盈利可谓大相径庭,而此后公告对于此次业绩变脸的解释则是大量扇贝饿死。

紧跟着就是2月5日开牌后的三个跌停板,记者查阅获悉,截止2月7日,獐子岛报收5.63元/股,当日跌幅10.06%,相比于1月30日收盘的7.73元/股下滑27.2%,四万股民目瞪口呆。

而獐子岛大股东此次雪山崩塌前的“逃逸”像极了2014年“扇贝走失”前大股东的一系列动作。资料显示,在2014年的“扇贝出走事件”发生前,其控股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就曾进行减持,使公司避损资金1131.6万元,顺利逃过了随后20%的股价跌幅。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次都精准减持的两大股东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国商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此次及时减持的公司二股东“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正是由公司部分董事、监事、高管及员工参与认购的公司大股东(2014年及时进行减持)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转让的股份,大股东转让股份数5916.12万股,占獐子岛总股本的8.32%,时间为2016年9月。

对此,沈萌表示,在可能影响股价的重大事项未发布前进行减持属于涉嫌内幕消息,是严重的市场失信行为。此外,因为大股东和二股东双方进行过交易,所以不能排除二股东减持前得到大股东的通风报信,这也算内幕交易。

此外,记者发现,在“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认缴时,獐子岛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出资额为1983万元,占比29.25%,这就很难排除减持是高管知道业绩利空的消息“逃逸”的嫌疑。

而獐子岛大股东、高管的高明之处不仅是减持,更重要的是增减自如。资料显示,在2014年獐子岛“扇贝走失”事件之后,2014年12月11日,獐子岛发布了关于总裁办公会成员增持本公司股票的公告,总裁办11名成员共增持股份数量179.1万股,买入金额为2018.5万元,并承诺2年不减持,而獐子岛的股价确实也在上扬,獐子岛业绩在经历了2014年和2015年的亏损后,终于通过处置子公司带来的投资收益、政府补贴和其他营业外收入等非经常性收益在2016年实现净利润7959万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