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泰国大象踩人背后:领队群体的真实工作状态

核心提示: “出入星级酒店,出门专车接送,逛不完的名胜古迹,走不完的商场店铺。”这也许是很多人梦想中的的场景,但对于出境旅行团领队来说,这是他们对工作的一种自嘲。

微信图片_20171228124252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马文博)“出入星级酒店,出门专车接送,逛不完的名胜古迹,走不完的商场店铺。”这也许是很多人梦想中的的场景,但对于出境旅行团领队来说,这是他们对工作的一种自嘲。

近日,泰国芭堤雅,一名重庆旅游团领队为救游客被大象踩踏致死,其妻子表示“我生命中最闪亮的星星陨落了”。事件发生后,有人说骑象项目就应该被禁止,有人讨论为什么隔了很久才有人去救领队,但唯独这个经常被“黑化”的群体——出境旅行团领队被人忽略了。

一年有260天在“奔”

凌晨2:30,当许多人还在酣睡的时候,已经工作6年的领队王丽已经从被窝里爬起来了。她此次带的旅行团是去往美国的,7:47的飞机,4:00集合,而她还要比团员提前半个小时到。起床化妆、收拾好行李,3:00刚过,她从家出发,准备打车到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对于常年带游客出国的领队来说,这样的作息再普通不过了。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境旅游市场达到1.22亿人次,出境旅游花费1098亿美元,同比增长4.3%与5.07%。多数游客愿意通过旅行社安排境外旅游活动,而领队就成了中国游客在海外最亲近的人。

“每天早晨八九点出发,结束一天的行程回到酒店差不多又到了晚上八九点,这就12个小时了。回去还要写领队日志,处理个别客人的问题,如果有人不舒服去医院,更是要到后半夜才能睡觉。”王丽向中国商报记者表示,领队的工作在外人看起来是很轻松的,但实际在带团时自己每天最多睡五六个小时,“一年至少260天在外面”。

长时间在外奔波也使得不少领队出现了职业病,胃病、腰椎颈椎病、神经衰弱是很多领队最常提到的疾病。曾经做过三年领队的李金说起职业病时讲到,“做领队的时候神经衰弱啊,甚至做梦都在处理团上的问题”。

王丽的所带的飞往美国的旅行团,经过极地上空6个小时。据国航航卫中心研究报告《北京-纽约“极地航线空勤人员所受光子、中子有效辐射剂量测量分析》,极地空勤人员所受光子和中子宇宙辐射的年有效剂量是5.79 mSv/a,非极地空勤人员的年有效剂量是2.14 mSv/a。由于所接受的辐射量相对较大及其他原因,空中乘务员飞行经过极地上空时,其工资都是平常的三倍。但是对于王丽来说她并没有得到任何补助,“这些对身体的损伤你暂时是看不见的,但是以后就会体现出来。” 王丽表示,她去年飞了超过三十万公里,相当于做了48次X光。

微信图片_20171228124258

“领队”一词官方上最早出自《旅行社管理条例》1996年10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第205号令。我国对于出境领队的定义是,出境领队是出境旅游团的直接领导者,代表组团社负责引导、指挥旅游者完成旅游行程,进行文化交流的服务人员。他们的工作重点除了服务旅游者之外,还要负责在境外领导和指挥旅游者的工作。

虽然领队的工作主要发生在国外,但对于王丽来说,即便是不在外的100天的时间,在接到团员名单后,她也要用自己的休息时间提前去公司与操作人员交接所有客人资料,核对机票签证,然后逐一与客人沟通。

最后悔女儿高考那年很少陪在身边

不管是家里是有人生病、住院,还是去世,只要出了签证就没法改,就必须坚持带团,这是不少领队必须面对的现实,也是他们迫不得已的事。

领队李晓旭,小儿子今年2岁多,在莫斯科带团的时候儿子患急性阑尾炎。然而当她知道的时候,孩子已经手术完在病房里躺着了。作为母亲,她既心疼又没有办法,用她的原话说:那种感觉,是个酸爽!

王丽对中国商报记者讲到,家里的事情都指不上自己。作为一个单身母亲,她表示最后悔前年女儿高考自己没能多些时间陪陪她。“我们一走至少就是一周,临近高考的时候又老有家长会开,但是学校一般只会提前三天通知开家长会。几乎她高三所有的家长会,我都没办法参加,都是特别重要的。”她这样表示。

6年的领队工作让王丽经历了许多人生的“错过”。几年前父亲病重,住院期间父亲就不希望她带团了,怕走的时候她不在身边。“可是说实在的你也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天,反正真的是很纠结”。最后父亲临终的时候王丽还是在外面带团,提到这件事她就忍不住叹气。

今年刚刚从旅游系毕业的苗苗目前在深圳一家旅行社工作,她偶尔会做领队带团,但她表示自己并不想做全职领队。“真的特别累!”她说。

微信图片_20171228124245

飞机航班延误,旅行团深夜才到达目的地

王丽表示,自己身边的女领队单身和离婚的几乎占了一多半,男领队相对还好些。曾经常年带团去欧洲的领队冯娟,几年前在欧洲带团的时候,女儿住院半个月。面对家庭的牵挂,她最后选择放弃了这份职业。

结婚之后转行做旅游业务操作师的李金表示,“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似乎最后放弃的,都是已为人母的那群曾经年轻的姑娘们”。

行业潜规则

“表面上风风光光”说的就是领队这一职业。在大多数人看来领队就是高收入群体,但中国商报记者所采访到的领队都表示,领队实际上挣的是个辛苦钱,不仅要是全团的管家,还要是会销售来赚取自己的工资。

王丽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自己平均一个月的工资差不多有5-6千,好的时候七八千,少的时候四五千。她表示,自己所在的旅行社里真正靠着这份工资去养家的领队不到1/3。“有的年轻的男领队,不太爱说话,一个团也就能挣一千多元钱。”

李金表示,自己当初在做领队时工资处于中等水平,能够满足自己的生活需要,但是当时也没有攒下什么钱。

一位不愿具名的领队表示,自己所供职的某国有控股的旅游集团中,领队的“五险一金”都难以保证。“公司应该出的那部分和个人应该出的那部分都由我个人出。我们每个月必须交现金给单位,不能转账,不能刷卡。我们把现金交过去,他再转帐给我发回来,这样一查我就有工资收入和保险。”她表示,基本上她认识的领队都是这样,这几乎是旅行社里的潜规则。

所谓的“五险一金”是指用人单位给予劳动者的几种保障性待遇的合称,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及住房公积金。国家规定,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由用人单位和职工共同缴纳;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则由公司全额缴纳。

根据《社会保险法》以及《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企业不按时足额为员工缴纳社保的,将被加收万分之五的滞纳金,甚至是处以欠缴数额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逾期不缴纳公积金的,将被处以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

那么领队的收入是如何构成的?一位领队表示,主要是靠提成和平常的代购。据国家旅游局数据中心等机构发布的数据,游客在国外“狂买”和“扫货”风潮从2016年开始减弱,“理性”成为2017年的旅游消费主旋律。而这对于领队来说意味着自己收入有可能受到冲击。王丽表示,现在我们客人大量购物的情况基本上很少,我们去国外的商店也只是拿销售额3%或5%的佣金,部分珠宝的佣金仅有1%。剩下自费项目的提成,也就是一个项目提五元钱或是十元的,也不是像外面传言拿到几十万的。

一位导游表示自己出境带团,旅行社基本没有补助,只是偶尔去的一些特定线路会有很少的补助,自己除了工资外还要代购。中国商报记者就此事咨询一位在旅行社工作的人员,对方表示有的旅行社允许领队代购,有的不允许,因情况而异。而在一个不允许领队代购的旅行社中,一位领队表示实际上考虑到领队的收入,旅行社对自己的代购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旅行社在工资上做手脚,领队跑跑“兼职”,二者构成了博弈上的纳什均衡,也就是都从“利己”的角度出发。但一个人的说辞不足以说明整个行业都是如此,具体如何,恐怕只有身在其中的人这才知道。

代表的是中国!

马上就到了元旦假期,不少人攒着的年假也准备“放大招”,趁此机会出境旅游。中国商报记者也询问了她们对元旦选择出境游的游客的建议。

王丽表示,如果跟着旅行社出行一定要听领队和导游的话,旅游团里最不希望出事的就是领队和导游。谈及旅行团里许多人盲目相信一些不正规的一日游或是网上的攻略,王丽也表示很无奈。

不同国家、地区有不同的习俗,“入乡随俗”这句谚语时一定要牢记的。苗苗表示,自己曾经带团去往阿联酋。在参观阿布扎比大清真寺时,女士都要穿宽袍大袖戴头巾,“不紧不透不漏”的进去。结果团队中有一位游客自己带了玫瑰花瓣,准备在清真寺里“天女散花”拍照。幸好被导游及时发现,否则一旦真撒了花,这位游客肯定会被警察抓走。

文明出行一直是社会所倡导的,国家旅游局发布的《2016中国出境游游客文明形象年度调查报告》指出,境外受访者普遍认为与5年前相比,中国游客整体文明素质有所上升。但是中国游客在海外不文明的行为仍屡见报端。禁烟区域吸烟、随处便溺、游泳池里搓澡、酒店水壶里煮泡面等等的行为本可以避免发生,但领队却也表示“屡劝不止”。

2014年11月,在泰国曼谷飞往南京的一架亚洲航空公司航班上,一男一女两名乘客与空乘人员发生争执,其中的女乘客将泡面泼向了空乘人员,还扬言要跳机自杀,最后导致航班返航,影响百余名游客。同年12月13日,南京市旅游委依据《出境领队人员管理办法》,对组团社领队熊某给予暂扣领队证一年的处罚。隔年5月,这两名涉事乘客被国家旅游局列入了“旅游黑名单”,但业内人士称,“黑名单”对游客的影响力较小,一是其限制参团出境游只有一定的期限的效力,二是这对其自由行几乎没有影响。在出境游时,领队无法选择自己所带的团员,对其行为约束效力也有限。而一旦发生诸如此类的事件,领队就要为他人的不当言行付出代价,对于这种游客与领队的关系,王丽表示不满。

李金表示,大家出门游玩图个开心快乐,文明出游是永恒不变的主题。出境后,游客一定要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民俗风情等等。她强调:当您跨出国门,您代表的不是您个人,而是中国!

(应受访者要求,王丽、李金、李晓旭、冯娟、苗苗均为化名)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键词: 三棵树 品牌 家居 峰会 中国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