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建立“未成年人特别刑事法庭”很有必要

核心提示: 2015年以来,媒体曝光了多起不满14周岁未成年人实施严重危害行为的事件,且都因其未成年而交由家长“严加看管”,如此处理令人担忧。

2015年以来,媒体曝光了多起不满14周岁未成年人实施严重危害行为的事件,且都因其未成年而交由家长“严加看管”,如此处理令人担忧。

事实证明,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也会实施具有极其严重危害性的行为,而且越来越趋向成年化、智能化,此类杀人、放火、抢劫等恶性犯罪给社会造成了严重危害。

然而,由于我国法律规定: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对其实施的所有严重危害社会的行为都不承担刑事责任。我国刑法第十七条第4款规定,“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在一些案例中,由于一些地方没有少管所这样的机构,也没有政府收容教养机构可以接收,只能将孩子交由家长看管,而家长怕孩子再闯祸,只好用一根铁链将儿子锁在家里。试问,如果家长能管教得好,孩子还会犯下如此严重的罪行吗?

既然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有社会的原因,那么社会就必须负起监管的责任来,而不能只是简单地交给家长“严加看管”。法律在这方面也存在漏洞,比如我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对未成年人犯罪的矫正措施缺乏惩罚性与足够的有效性。该法仅在第四章规定了对未成年人严重不良行为的矫治,其他几章均是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措施。该法总体上体现出了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政策,而忽略了对未成年人犯罪行为的惩罚。一定程度上说,该法对未成年人犯罪保护有余,惩教不足,导致公众质疑其是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保护伞”。

当未成年人的越轨行为超出家庭范围,或家长无法看管时,社会应当履行矫治职责。在这方面,倒是可以借鉴美国的经验。在美国,即使是未成年人,只要严重暴力犯罪,那么少年犯将被视作成年人移送普通刑事法庭按照成人审判。部分州还规定,在谋杀、强奸、抢劫等严重案件中,须由少年法庭评估该少年是否“成熟老练”,然后决定是否移送普通刑事法庭与成人一样受审判。据美国司法部统计,与上世纪80年代相比,2012年美国青少年犯罪率降低了38%。有专家提出,我国应该建立未成年人特别刑事法庭,审理未成年违法犯罪。要知道,必要的惩处其实也是另一种教育挽救,远比单纯地说教更加有效。(朱忠保)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