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 正文

中移动裁员风波: 到底有没有忽悠员工?

20140820-136a8a25dcbc6b31_550x1300

【中国商网综合报道】近日有媒体报道,中国移动在国内多个省份开始裁员计划,其中山东、福建、山西等省公司正率先实行,这一场裁员计划将会涉及30万人。不过19日中国移动又对该消息否认,称不存在大规模裁员的情况。

中移动回应称,针对有媒体报道“中移动大规模裁撤劳务派遣员工:涉及近30万人”一事,中国移动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中国移动并“没有撤劳务工安排,报道不属实”。该媒体在文章中指出,根据一份中国移动近期内部资料显示,目前劳务派遣人员占比为62%。为了落实人社部《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相关规定,在2015年底之前,需要对近30万劳务工进行职位调整。

被曝"忽悠"员工跟第三方签协议

山东菏泽移动前员工张锐(化名)正在等一笔“据说会在8月底发放”的裁员补偿款。“已经等了1个多月。”张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市还有400多被裁职工都在等这笔钱,再不给,我们就起诉。”

2014年6月25日,为菏泽移动打工7年的张锐突然接到菏泽移动公司的裁员通知,7月10日,张锐不得不在解约合同上签字,结束了自己的移动生涯,没有得到任何补偿。“整个菏泽移动有相同遭遇的人约为400,我是这批人里最早进入移动的。”张锐告诉记者:“没有提前通知、强制裁员、没有补偿,我们集体去抗议,但没有效果。”

菏泽移动并不承认裁员的说法:“你们是华博的人,不是移动的,是华博裁的你们。”

张锐向记者回忆:“2011年,移动公司以交社保的名义,忽悠我们跟‘华博’公司签了一份协议。签了该协议之后,我们还是在移动上班、做原来的工作、在移动领工资。包括最后解约合同,也是移动公司领导到我家里强制我签的。”

张锐无奈表示:“为什么我们都成了华博的员工,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的。”

多位被裁员工告诉记者:“移动把裁员的责任名正言顺地推到了华博头上,投诉、抗议都石沉大海。”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枣庄、泰安等多地移动公司。据了解,山东移动所辖17个市级移动公司都背负了数百名的“裁员”指标。

人力结构改革

继2002年以来,这是中国通信运营商首次释放出大规模裁员的信号。但在国际上,运营商裁员案例早已屡见不鲜。

由于遭遇竞争激烈、OTT替代效应加深、普及率饱和等危机,运营商收入增速放缓、利润下滑,受此影响的国际运营商都先后启动过大规模裁员计划。

2008年,AT&T宣布裁掉1.2万个职位,由此拉开了电信业裁员大潮。其后,国际运营商陆续裁员并于2012年进入高峰期。

2012年,西班牙电信计划裁员6500人,法国运营商Bouygues Telecom计划裁员5.7%,沃达丰则同时在英国、澳大利亚、德国、西班牙等地裁员总计数千人,德国电信启动了长达三年的裁员计划,大量裁撤海外员工以及管理人员。即便全球最大的运营商Verizon,2012年也裁员近2000人。

“中国三大运营商人员都超过50万,但跟我们同等体量的AT&T只有20万人,全球最大的运营商Verizon员工还没有20万。更不用说市值相当的BAT平均人员只有2.4万。” 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笑称:“哪怕裁掉1/3的人,我们仍能照常运作,而且能轻装上阵。”

事实是,三大运营商确实陆续启动了“减员增效”的改革战略。

以中国电信为例,2013年中国电信启动“划小合算单元”改革,要求各部门以业务成立最小经营单元,部门成员打破现有职位,重新向经营单位竞聘上岗。“由于市场化竞聘,所以真实需要的人数少于总成员数,一部分人会处于失业状态。”前述江西电信人士称:“这部分人会以内退、裁员、鼓励内部创业的形式予以优化。”

中国联通则在2013年开始执行“人岗匹配”制度。“公司在部门根据业务需求设立岗位,部门员工重新按照岗位竞聘,岗位数少于员工总数。”一河南联通人士称:“目前省公司已经执行改革,一些没竞聘成功的正式工已经内退。今年年底全省各市公司都要完成改革。”他告诉记者,河南联通2013年收入180亿,员工4万人,但河南移动收入300亿,员工2万,“一半的收入养别人两倍的人,不裁怎么行?”

中国移动也在通过关闭乡镇营业厅、实施业务外包等方式减少用工总额。

此外,随着铁塔公司的成立,网业分离的缓慢推进,三大运营商都需要一次裁员来减轻自己的“包袱”,这或许能帮助运营商改善日益艰难的生存环境。

难解的“人力结构矛盾”

“虽然都需要裁员,但真不应拿劳务工开刀啊。” 前述天津联通管理层人士称:“运营商的劳务派遣人员主要分布在营业厅、社区销售,是我们贡献收入的一线人员。”

他表示,在近几年的营业厅改革、社会渠道改革的转型中,一线的劳务工始终处于市场化改革的最前线,已经成为天津联通“最贴近市场、最有工作效率、最有活力”的人,“而且,劳务工普遍很年轻,是我们的新鲜血液。如果把他们裁了,谁去跑业务?”

“事实上,我们现在缺少劳务工。周六、周日,营业厅都排长队,根本忙不过来。”该联通人士表示:“相反,内部的正式工、管理层仍然低效率状态,长期不到岗、闲职者很多。最合适的办法是优化这些体制内员工,把绩优劳务工转正,这样能减少劳务工的比例。但被裁的不该裁,该裁的裁不掉,这太难了。”

这种人力结构矛盾或许是大多数传统企业的通病。今年6月,海尔集团CEO张瑞敏曾公开表示:“今年,海尔会裁员1万人,主要是中间管理层。”

“人力结构矛盾已经严重制约运营商当前的战略转型,这是企业发展的核心问题。相比较而言,OTT冲击只是不重要的外部竞争。”中国电信广州研究院一位专家举例,此前西班牙电信曾宣布成立数字化部门实行互联网转型,但该战略尚未启动就夭折了。其根本原因就是缺少互联网人才,以及管理层的权利纷争。

而需要指出的是,这种人力结构矛盾还在持续放大。“一方面,被体制舒服的管理层愈发拥挤,另一方面没有合理的晋升机制、激励机制,我们根本留不住年轻人才。”该广州研究院专家表示:“这才是我们在人员调整时真正需要面对的问题。”

裁员主要对象为劳务工

山东移动是中移动集团多年以来的用户增长冠军,以客户规模论,为中移动第二大省公司。但正是这个领跑者,拉开了中国通信运营商的裁员序幕。

“今年6月份在全省实施裁员战略”,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省公司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确认:“总裁员规模超过了6000人。”

“市公司人员分为三类,合同工、劳务派遣、临时工,这次裁员主要是劳务派遣、临时工。”一位滨州移动劳务工告诉记者:“省公司要求压缩劳务工比例,我们这些没被裁掉的,工资压缩了很多,已经有人主动离职了。”

山东移动省公司的“压缩劳务工比例”的要求,来自于中国移动集团。一份中国移动近期内部资料显示,“公司目前劳务派遣人员占比为62%。集团公司将落实《劳动合同法》、推动劳动用工结构调整问题,总的目标是实现用工总量零增长或负增长;劳务派遣用工占比年底前下降到50%以下,2015年底前下降到10%以下。难度相当大。”

据记者了解,根据人社部最新《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用工单位使用被派遣劳动者数量,不得超过单位用工总量的10%,超过这一比例的用工单位要在2016年2月底之前逐步降至10%以下。”按照这一要求,中国移动总用工数约57万,在2015年底之前,需要对近30万劳务工进行职位调整。

山东移动裁员正是因此而起。除山东移动之外,多数省公司也在启动裁员计划。山西移动在今年3月份已启动首次裁员,第二批裁员正在进行中,一位不愿具名的忻州移动人士告诉记者:“两次裁员数加起来可能跟山东规模差不多,不过我们有补偿,而且主动离职补偿双份。”据了解,湖南、福建、黑龙江等地移动公司也处于裁员进行时。

此外,与中国移动人力结构类似的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也有相应的裁员计划。有江西电信人士向记者爆料:“江西电信将在未来通过裁员、内退、内部创业等方式优化1/3员工。”同时,天津联通一位管理层也表示:“集团已经向各省下发新的裁员考核,把人力优化作为重点。”

中移动的阵痛 利润连续四季度下滑

中国移动8月14日公布中报。报告显示,公司上半年的营运收入为3247亿元,同比增长7.1%;实现净利润577亿元,同比下降8.5%。这已是自去年三季度中国移动宣布利润下滑以来,连续四季度利润下滑。尽管净利润有所下降,但由于好于市场预期,昨日中国移动逆市上涨1%,报收于88.3港元,今年以来上涨约10%。

中报显示,上半年中国移动营运收入为3247亿元,同比增长7.1%,其中通信服务收入为2979亿元,同比增长4.7%;数据业务收入为1219亿元,同比增长27.8%,占通信服务收入比重上升至40.9%,其中无线上网业务收入为720亿元,同比增长51.8%。这一增长主要来自于公司在4G业务的快速拓展。

不过,公司的盈利水平有所下降,净利润同比下降8.5%;股东应占利润率为17.8%;EBITDA为1183亿元,同比下降4.4%,EBITDA率为36.4%,EBITDA占通信服务收入为39.7%。按照全年利润派息计划,中国移动宣布2014年中期股息每股1.54港元。

截至上半年,中国移动客户总数超过7.9亿户,比上年末增长2341万户;集团客户总数达327万户;4G客户为1394万户。

记者注意到,流量收入增长成为中移动收入增长的主要推动,移动数据流量同比增长91.4%,无线上网业务收入同比增长51.8%,占通信服务收入比重为24.2%。

在终端方面,2014年上半年共销售TD手机1.2亿部。在4G业务方面,目前已开通41万个基站,覆盖超过300个城市。

对于盈利水平的下降,公司称,一方面由于加大4G业务相关资源投入,另一方面受营改增、网间结算标准调整等政策性因素影响。

对于未来,中国移动称,4G的商用和快速发展,给公司提供了重塑优势的难得机遇。但同时,随着LTE混合组网试验的开展,通信运营商进入4G竞争的新时期,市场竞争将更为激烈;OTT业务对传统通信业务的替代效应进一步加剧,国家相关政策调整对公司的影响也逐步显现,公司近期增长仍然面临较大的压力。

公司称,将进一步加快战略转型步伐,推进全业务运营,推动移动互联网发展;打造新型基础设施体系、端到端的产品业务体系、面向多产品销售的营销服务体系,并将全力以赴加快4G发展。同时寻找合适的对外投资机会,拓展更广泛的市场。

对于中国移动的中报,摩根士丹利发布报告指出,中移动的EBITDA及税后纯利分别较该行预期高6%及12%,主要由于利润率较佳。大摩称,对中移动的预测与市场一致,因此相信中移动的业绩同样优于市场预期,维持中移动“增持”评级。

上海一位不愿具名的TMT行业研究员对记者表示,“公司业绩最坏的时候恐怕还没到来,今年和明年将是公司在经营和财务上最为困难的两年,这是因为随着4G网络建设的全面铺开、移动通信业务转售的启动、营改增的实施等,公司业绩还将面临冲击。此外,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竞争力提升,也对公司是一个压力。”

此前,三大运营商早已预计,营改增或将致三大运营商年收入下降近400亿元。中国移动在此前召开的营改增试点动员大会上预计,受营改增影响,今年收入下滑9%,利润下降超过200亿元。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