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 正文

北京民办小学招生陷“冰火两重天”

核心提示: 严审“五证”的初衷,也是为了规范和完善入学程序,努力控制盲目跨区择校、无序流动等情况,并以有限的教育资源,为更多的适龄儿童提供服务。不过,这却给许多民办学校招生工作和来京务工家庭的子女入学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QQ截圖20140708100711

   统计显示,今年北京市共有16万人参加小学入学的信息采集,其中非京籍人数约占三分之一。由于执行严格的审核标准,导致部分不符合条件的非京籍适龄儿童在办理入学手续时遇到了一定的困难。                 

今年,北京市教育委员会(以下简称“北京市教委”)首次在小学入学中启用全市统一的信息采集平台,对小学招生执行严格计划管理,同时,针对非京籍适龄儿童入学明确提出了“五证”(适龄儿童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本人在京务工就业证明、 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 全家户口簿、在京暂住证、户籍所在地街道办事处或乡镇人民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齐全的要求,并加大了审核的力度。因此,今年北京的小学入学被称为“史上最严”。

统计显示,今年北京市共有16万人参加小学入学的信息采集,其中非京籍人数约占三分之一。由于执行严格的审核标准,导致部分不符合条件的非京籍适龄儿童在办理入学手续时遇到了一定的困难。随着北京市各区县“幼升小”招生工作进入最后阶段,一些没能进入公办小学的非京籍儿童把目光投向了民办小学。

然而,经中国商报记者采访调查,今年民办小学招生却出现了多名适龄儿童争取一个名额的“爆棚”和“一名学生也招不到”两种截然相反的现象。

“无生可招”与“无学可上”

据北京市教委介绍,小学入学启用全市统一的信息采集平台,进行资料审核等举措。首先是预测适龄儿童入学的数量和分布,做好入学服务。其次是利用信息化手段规范入学流程,为每名学生建立全国惟一的学籍编号,做到“一生一号”,可便于将来进行跨省转学。

而严审“五证”的初衷,也是为了规范和完善入学程序,努力控制盲目跨区择校、无序流动等情况,力图以有限的教育资源,为更多的适龄儿童提供服务。不过,这却给许多民办学校招生工作和来京务工家庭的子女入学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宝儿和菁菁(化名)来自两个进京务工家庭,今年都到了入学年龄。宝儿的父母很快就了解到今年的政策信息,几经辗转办齐了“五证”,并通过了街道审核,拿到了借读证,可以进入公立小学读书。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宝儿已“闯关成功”。据宝儿的父母介绍,他们中意的学校招生名额已满。为此,他们决定申报辖区内稍远一点的公立小学。宝儿的妈妈称:“公立小学教学条件比较有保障,暂时不会考虑进民办小学。”

相比宝儿,菁菁就远没有那么“幸运”了。菁菁的父母在装修行业打工,没能办理好社保及相关证明。在不能通过资料审核的情况下,菁菁不但不能进入公立小学读书,连民办小学也无法进入。

宝儿和菁菁的经历从侧面反映了今年一些民办小学招生所面临的困境。北京市昌平区海清学校今年就面临着“无生可招”的尴尬境地。海清学校招生办公室负责人嬴老师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由于民办小学准入“门槛”与公立学校完全相同,审核通过的生源基本都去公立学校报名了。而审核通不过的学生,民办小学也无法招收。

据嬴老师介绍,许多来京务工家庭子女因未通过审核,无法在京入学,只能回老家就读。“如果不能及时回去建立学籍,将来也会存在不方便。”这样一来,嬴老师的学校也要面临着“青黄不接”的“断炊”之痛。

在谈及招生困难是否因为该学校自身教学设施和教学资源存在不足时,嬴老师显得颇为委屈。他表示,学校所处位置确实不够理想,在城乡结合部。但近几年学校一直在努力提升软硬实力,学校现有教室3000平方米,活动场所1000平方米,同时还配备了电脑教室、藏书4000余册的图书室,专门打造了特色艺术舞蹈课程及舞蹈教室;拥有由研究生、本科生、专科生组成的30多人的教师队伍。

“这完全可以满足基本教学。而每学期学费也只有900元至1000元,去年成功招收了100多名新生。但是,现在想要入读的学生进不来,而学校需要招生却没有生源。”嬴老师说。

海清学校所面临的情况并非个案,不少民办小学今年都感受到了同样的压力。北京市通州区红星小学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该校招生办李老师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无法招生了。基本都是‘五证’不齐的。”李老师称,今年来咨询的家长确实比往年要多,然而基本都是资料审核无法通过的生源。

北京市朝阳区新利学校是一所教学条件相对不错的打工子弟小学,该校招生办负责人对中国商报记者直言,目前为止还没有报名的学生。

值得注意的是,有业内人士透露,在这些有执照的正规民办小学招生情况不乐观的同时,另一类利益链条却得以滋生蔓延——那就是无照的“黑学校”。因为有一部分在京务工的家长无法带孩子返回老家读书,同时,对信息采集和建立全国联网的学籍认识不足,为了子女能够及时入学,而走入了“黑学校”。菁菁的家长在得知建立学籍的重要性后,打消了让孩子进入“黑学校”的想法。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菁菁的爸爸妈妈深深感到孩子不学习文化知识、得不到教育是没有未来的。“可是如果让菁菁回老家读书,老家又没有亲戚可以照顾菁菁。”菁菁妈妈接连三次发出深深的叹息。

民办学校的对策

与那些门可罗雀、招生艰难的学校相比,却有一些学费相对较高的民办学校成为被拼抢的“香饽饽”。据此前媒体报道,今年民办小学北京建华小学幼升小开考时,场面相当火爆,3000多名孩子竞争280个名额。据报道,北京建华小学受欢迎的一个直接原因是,它和重点中学北京市十一学校的对口关系。不过北京建华小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却否认了所谓的“对口”关系。“不是说从建华小学毕业就肯定能上十一(学校)。”

据记者调查,不管是联合共建、挂靠或是自建品牌,确实有一批民办学校得到了学生和家长的追捧和青睐。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拔萃双语学校,今年很快就完成了招生。该校招生部工作人员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今年小学部新招8个班,招生已全部结束。从已录取的学生情况来看,非京籍生源占比比较高,外地生源大约能占到五分之四。

在谈到为何能吸引众多生源报名时,该工作人员说,学校一直都扎实立足基础教育,并不搞噱头,凭借多年来在升学考试中的优秀成绩,靠家长间口口相传树立起的口碑。而每学期一万多元的学费,在教学水平较好的民办学校里,还算是比较便宜的,大多数学生家庭都可以负担得起。

据了解,类似的实力较好并且受欢迎的民办学校也不少。如北京市海淀外国语实验学校、北大附属实验学校等,招生状况都不错。而这些学校的学费大都在一两万元左右,许多家长为了更优秀的教育资源,对这笔钱拿得还是很“痛快”的。

不过,宝儿的爸爸对记者表示,这类学校的“热度”丝毫不亚于公立学校,即便家里愿意交钱,能进入的也寥寥无几。

与上述学校相比,一些民办学校定位更高端,颇有“贵族”气息。与海清学校同处于北京市昌平区的北京市私立汇佳学校,每学年学费则达到了15.2万元,并且入学还需要通过校方的测试。该学校招生办王老师在接受中国商报采访时表示,今年来校咨询报名的家长和学生有较大幅度的增加。不过学校的招生计划与去年持平,今年共招收8个班,每班25人,现在大部分已经招满。

在录取学生构成方面,王老师表示,本校小学新生以北京当地生源居多,户籍因素并不是学生考虑来校的原因。学校的定位是国际化学校,是一家引进IB(国际预科文凭)教育体系的学校。该教学指向性强,始终坚持“双语”和“双文化”的办学方向。除了英语特色外,中文教学也是强项。在小学阶段,学校注重差异化教学,关注孩子的个性,注意良好行为习惯的养成。这些是北京市私立汇佳学校打造高品位教学的重点。

类似档次的学校如北京哈罗国际学校、北京顺义国际学校、北京乐成国际学校、北京二十一世纪实验学校以及北京王府学校等也都找到了自己的“细分市场”。

但是去这类学校就读并不是普通工薪阶层能够负担得起的,普通的家长是万万不敢奢望的。

各区宽严不一

当然,那些动辄需要数万元学费的集团型教育学校的影响力也不是普通民办小学能够“望其项背”的。整体而言,今年北京市民办小学招生受政策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据一位知情人士向中国商报记者透露,政策定下的硬性“坎儿”固然是一个方面,但各区县政府对政策执行的松紧也直接影响着各民办学校的招生。

如《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关于2014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的意见》中,要求非北京市户籍的适龄儿童少年,由其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持“五证”到“居住地所在街道办事处或乡镇人民政府审核”,通过审核后参加学龄人口信息采集……

在以前,政府对公立学校的报名审核要求严格,而对民办小学则相对宽松。

可是,为了应对今年严峻的“幼升小”形势,北京市西城区今年明确规定办理《在京借读证明》需要提供适龄儿童及其父母双方在西城区的实际住所居住证明、父母双方在北京市的务工就业证明以及父母双方在西城区的暂住证。也就是说,只有父亲或者母亲一人的证明将无法通过审核。

不过,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今年各区、县政府执行政策的松紧还是有差别的。据其所知,大兴区今年对政策执行起来就更加灵活,对于民办小学入学审查相对不严。记者对大兴区某些民办小学的采访基本验证了这一说法。7月1日,中国商报记者在对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新世纪双语实验学校采访时获悉,今年报名及招生人数与去年基本持平,今年录取了200名左右。

然而其他区、县的民办小学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只能选择隐忍等待,并且希望之后在政策执行方面能有所松动。

而那些没有通过审核的非京籍儿童,有些只好选择回老家读书。但菁菁的父母表示,即便没有借读证,也不会离开北京。自己在北京工作,不愿意和孩子分开,此外老家也没有照顾孩子的条件,最终还是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选择留在北京。

人口学研究者、携程网创始人梁建章近期撰文指出,所谓入托难上学难,实际也是资源配置不当的后果。2012年北京小学入学人数只有14.2万,不到维持人口更替正常数的一半,而小学在校人数只有72万,只有正常水平的40%。换句话说,孩子并非太多。“孩子上学为何还这么难?根源是对教育资源的投入严重不足。”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根本上说,这是我国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存在问题及地方对国家政策落实不够造成的。

熊丙奇介绍说,早在2008年,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做好免除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杂费工作的通知》,要求切实解决好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学问题。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要以流入地为主、公办学校为主解决。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要将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义务教育纳入公共教育体系。但在政策落实方面,流入地城市往往都对随迁子女入学设置了相应的门槛,这是因为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存在问题。目前我国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主要依靠县乡财政,按照这样的保障机制,流入人口越多,流入地政府就将承担更大的教育投入责任,为此,流入地政府对解决随迁子女入学,没有积极性。

熊丙奇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思路,是要由省级财政和中央财政接手。只有将目前由县乡财政为主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变为省级财政统筹,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才能保障每个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权。一方面,由于经费由省级财政或中央财政保障,县乡财政不会因接收流入儿童,而新增教育投入负担,从而把流入孩子拒之门外;另一方面,对应省级财政统筹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可建立学费随学籍走的经费管理体系,随迁子女是把学费带进城市的,这就减轻了流入地的负担。而从义务教育均衡角度说,也只有实行省级财政统筹,才能切实缩小城乡之间、地区之间的教育差距。(记者:张立超  图片:记者 王越)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