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 正文

辽阳文圣区一别墅群遭强拆

核心提示: 作为行政机关无论在集体土地上还是在国有土地上进行征收活动,法律均未授予其施以强制的权力。签订了4栋别墅暂付款协议,却强行拆除了其他未签协议的6栋别墅。

QQ图片20131024160813

QQ图片20131024160745

随着我国经济和城市建设的发展,由拆迁矛盾引发的群体性事件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了社会稳定和政府形象,为此国家三令五申严禁在没有达成拆迁协议的情况下强拆。

然而中国商报记者近日接到辽宁省辽阳市文圣区东京陵街道河东村别墅群业主赵文区举报,称其及亲朋的10栋别墅房屋今年8月2日遭遇强拆,至今仍未讨出个说法。为了弄清事情真相,记者随后赶赴辽阳市进行了实地调查。

在辽阳市文圣区东京陵街道河东村赵文区的别墅群房屋强拆现场,记者看到了满眼的残垣断壁,也见到了疲惫无奈的赵文区。他向记者介绍:“事情的起因是2008年辽阳市政府推进河东建设开始迁整个河东村,当时拆迁涉及全村800余户近3000余人,有些已经陆续拆迁。因为未按征收程序进行征收,我们家始终未能与河东征收办达成征收协议,一直未拆迁。后因下水枢纽急于解决,河东征收办跟我签订了4栋别墅暂付款协议(详见环宇协议),每栋727平方米。说好了就拆4栋别墅,却在今年8月2日强行拆除了其他未签协议的6栋别墅。当时,政府出动大量警车,100余名警察及城管人员封锁方圆1公里范围,非法拘压我的家人长达6个小时,甚至连我80多岁的老母亲也没放过(11时至17时)。待6小时后家人被放出警车时,看到的现场如大震以后的废墟一样,所有财物悉数毁坏。从夏末到初冬,北方天气温度不断下降,老母亲身体每况愈下还需借地而居,身为儿子不能让高堂安居,我情何以堪!”赵文区越说越激动,几近落泪。

10栋别墅群,百多年积攒的家业

据赵文区说,眼前这片废墟上的10栋别墅是他爷爷从祖籍山东“闯关东”过来后百多年积攒下的家业,上世纪90年代以来陆续建成,是他们兄弟姊妹7人和老母亲起居生活与生存发展之地。翻看他手中的照片,记者看到这10栋别墅从设计风格到建筑装潢质量都十分超前,是附近十里八乡令人艳羡的一家。

记者问到这些房屋是否有合法手续时,赵文区详细地对记者说:“1993年我们家通过辽阳市太子河区(2011年因辽阳市区域重新划分我家所在的河东村划规到文圣区管辖范围)河东村竞标买的宅基地,1996年到2003年经各部门审批及规划同意后,我家先后建成10栋别墅,并由当时负责辽阳市政府规划的太子河区城建局盖章签发了房产证。”他向记者出示了印有辽阳市人民政府及太子河区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局专用章的房屋所有权证,在这些分别印着村房字第30405885、30405886、30405877、30405724、30405627、30405525等标号的房屋所有权证上,详细地写明了房屋所有人姓名、具体地址、面积大小等。

赵文区向记者表示,他们兄弟虽十分留恋老宅,但对于文圣区政府在他们这里搞河东新城开发也表示理解。只要拆迁补偿合理,他们愿意配合政府开发。随着河东新城的开发已抵近赵文区家门口,政府与赵文区一家就拆迁补偿进行了多轮协商,始终没有达成一致。赵文区表示,政府出价太低,不要说买同等样式的房子,就是自建加装修的成本都不够。但由于开发小区地下公用设施需要用地,双方就先拆其中4栋达成了初步协议。但政府在支付拆迁预付款后就没有了下文,赵文区兄弟坚决不同意余款未付的情况下进行拆迁。

随后,经过多轮协商,在总体征收协议未达成的情况下,赵文区兄弟与文圣区政府达成了一个局部拆迁协议,协议规定只有在政府完全履行协议的前提下才能下达拆迁通知。

协议局部拆除,却遭到全部拆除

赵文区随即向记者出具了他与文圣区河东新城房屋征收指挥部办公室签订的“支付环宇地块别墅群征收地上物预付款协议”,其中包括:“由赵文区代理的征收户补偿在整体未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为配合该地块的工程需要,先拆除原赵贵文、阚红、赵文利、赵文梅别墅及周边地上物。文圣区河东新城房屋征收指挥部先预付被征收户赵文区代理的别墅群及周边地上物预付款后,先拆除的赵文贵、阚红、赵文利、李佩香别墅如未达成整体征收补偿协议,补偿价按整体拆除时同等地块相同别墅重置价格对被征收人进行补偿,该预付款由赵文区代理的被征收户的别墅群签订的整体补偿协议款项中扣除。”并附有4栋别墅详情。   

但出乎赵文区意外的是,今年8月2日下午,在仅收到政府预付款、余款尚未付清且没有下达拆迁通知的情况下,文圣区政府在100多名警察的警戒下强行拆除了全部10栋别墅,致使留在家中的赵的老母亲和多名家人受伤。家里吃的、用的、穿的,还有部分艺术品全部被毁损,损失难以估量。

被强拆后第二天,悲痛欲绝的赵文区到文圣区政府“讨说法”,区政府说是市里下的命令,要加快工程进度,只有先拆。他到市政府去“讨说法”,市里说完全不知晓此事,让他去与区里交涉。

对此,赵文区非常气愤,他认为辽阳市政府说不知道完全是推脱,区里能动用那么多警察吗?求告无门的赵文区及被强拆的其他5栋别墅的业主最终到辽宁省法制办申请了行政复议。

记者就此强拆事件要求采访辽阳市和文圣区政府,但都被告知正在处理之中,不方便接受采访。

行政复议答复再起争议,谁主公道

针对赵文春、赵文梅、赵文区、赵文来、李佩香、赵文献6人认为辽阳市政府对其位于文圣区东京陵街道河东村房屋强行拆除违法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辽阳市政府9月9日出具了辽阳市人民政府[2013]19号“被申请人答复书”。

在看到答复后,赵文区等6人感到其所说与事实并不相符,遂对辽阳市政府的答复书进行了驳斥。   

首先,申请人所在大院地块上共有十户居民,按照被申请人答复书的答复:“由于与别墅群业主(包括申请人赵文春等6人)经多次谈判,未能达成征收协议……文圣区河东新城房屋征收指挥部同被征收人(申请人)协商后达成共识,由赵文区代理被征收户(包括申请人赵文春等6人)在征收补偿整体未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为配合该地块的工程需要,先拆除原赵贵文、阚红、赵文利、赵文梅别墅及周边地上物。文圣区河东新城房屋征收指挥部先预付被征收户赵文区代理的别墅群及周边地上物预付款后,先拆除的赵文贵、阚红、赵文利、李佩香别墅如未达成整体征收补偿协议,补偿价按整体拆除时同等地块相同别墅重置价格对被征收人进行补偿,该预付款由赵文区代理的被征收户的别墅群签订的整体补偿协议款项中扣除。”这段答复词摘抄于赵文区于2013年4月28日与文圣区河东新城房屋征收指挥部办公室签订的“支付环宇地块别墅群征收地上物预付款协议”。但是,括号及括号内包括赵文春等6人是被申请人为混淆视听加上去的。仔细看被申请人提供的答复书所附全部材料,可以看出:第一,赵文春从未委托赵文区为其办理土地、房屋、征收事项,在被申请人提供的材料中根本没有涉及赵文春的任何文字材料。第二,在该合同中的附件中只有:“附:4个别墅详情:即赵贵文、阚红、赵文利、赵文梅等4人”,且合同一开始就写道:“由赵文区代理的被征收别墅群(李佩香、赵文区、赵文献、赵文利、阚红、赵文梅别墅,赵文区平房及地上物有委托授权书),经多组多次谈判目前未达成征收协议……”另外,赵文区于2013年4月28日签订协议后所领取的补偿款(预付款)只限于赵贵文、阚红、赵文利、赵文梅4人,这些人没有被申请人侵害人身权利也没有提出复议申请。

其次是,被申请人在答复书中称:“对赵文春等6人房屋进行征收之前,辽阳市文圣区房屋征收服务中心于2013年6月2日委托辽阳天亿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几处房屋进行了预评估……”暂不说这个评估机构有没有评估资格,就拿被申请人进行的评估程序来说,被申请人作为行政机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随意找一个公司就进行评估。且评估报告中已经注明“本预先估算报告……估算结果不是正式结论,本简报不得作为正式报告使用”。就是这样没有法律效力的评估报告,却被行政机关用来回复老百姓及上级领导的依据,还谈何公信力?另外,被申请人所聘评估机构所评的房屋分别是赵文献、阚红、赵文梅、赵文利、赵文区、赵文来、李佩香的,其中并没有赵文春的,在这些评估报告中的阚红、赵文利、赵文梅已经于4月28日补偿过了。既然上述人已经于4月28日补偿过了,为什么6月2日还要再进行评估,被申请人并没有说清理由。

在驳斥书的最后,赵文区认为,被申请人无任何法律依据出动30余辆警车、100余警力和城管执法队伍出动挖掘机,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非法对申请人及家人采取羁押行为进而达到强制拆除目的。而这些都被申请人在答复书中矢口否认。被申请人的这些行为不仅侵害了申请人的财产权利,也对其人身权利造成侵害,申请人有声像资料为证。

其实,作为行政机关无论在集体土地上还是在国有土地上进行征收活动,法律均未授予其施以强制的权力。那么,辽阳市政府强行拆除赵文区等6人房屋的行为是否属于滥用行政权力、故意毁坏私有财物的行为呢?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件的后续进展。 

言 论

依法行政才能避免强拆

无独有偶,近日网曝南京一家酒店尽管不在隔壁商业地产项目的拆迁范围内,但被认为影响该项目整体形象和进度,地产商欲将其拆掉。所在街道办为此向上级递交拆迁申请,区政府随后批复“同意以环境整治名义启动拆迁程序”。开发商的意志竟能如此轻松地干预政府拆迁,被网友认为“实在霸气”。

实际上是房地产商摸到了地方政府的命门,因为大拆大建可以增加GDP,且又不需要政府出钱,而买房的人可以为拆迁埋单。同时,由于房价推高,地价也会跟着往上蹿,土地财政也会大赚,地方政府的税收也会相应增加。

“同意以环境整治名义启动拆迁。”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想强拆理由可以找出千百条。但事实表明,一些地方政府主张的强拆经不起推敲,程序上的合法性也值得质疑。

遏制暴征强拆已成“当务之急”。2011年1月,国务院公布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施行暴力拆迁,限定征收的公共利益前提,明确由政府向法院申请审查执行。去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又公布了《关于办理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对地方政府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作出了具体规范,指明在征收补偿决定缺乏事实和法规根据、不符合公平补偿原则、违反正当程序、损害被执行人合法权益或基本生活生产条件无保障等情形下,法院应当裁定不准予执行。

然而,就在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公布后,媒体又陆续报道了多起血腥暴征强拆案件:有声称误以为法院“同意执行”而“误拆”的,有蒙面团伙夜闯民宅“偷拆”的,有推土机遇到了人体障碍却还狡辩“错拆”的……在惩治这些暴征强拆案件的同时,应建立切实保障人民民主权利的法治国家为目标的制度建设已经成为当务之急。而且,中央政府以法治权威严惩地方的公权犯罪,本身也应成为政治体制改革和法治制度建设的切入点:把公权力置于民主监督体制之下,保障法定不可侵犯的公民政治权利和财产权利。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